銀鈴般的笑聲響起,不時還發出一陣驚呼和嬌笑,以及嘻嘻哈哈的聲音,只見小獸和星曦鬧成了一團。
  “小乖乖,別跑。”星曦追著。
  “咕……”
  小獸一手扛著金色大棒,邁著小短腿跑動,在它的另一隻爪子中,還有一枚玉質的古樸手環,看著此物,小東西咧嘴一笑,露出一對大門牙,這段時間以來,它盯著此物不是一天兩天了,終於拿到手了。
  “小乖,你又偷東西……”
  星曦追逐之際,忽然發現手腕涼颼颼的,這才發現手環不見了,當即一邊教訓,一邊追著。
  刺溜!
  小獸雖然腿短,但它卻是極為靈活,瞬間就鑽入了樹叢中,沒了踪影,而且小傢伙不知從何處弄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寶物,當場隱蔽了自己的氣息。
  “小乖?小乖?”
  星曦釋放出靈識,卻是未能找到小獸,不由焦急的喊了起來,“快出來呀,姐姐不怪你了,快點出來,那個手環快還給姐姐,這對姐姐很重要,快點啊。”
  咕……
  小獸趴在一處隱蔽的洞穴中,把玩著古樸的手環,不時用烏溜溜的眼睛盯星曦一下。
  驀然!
  六道身著黑衣的身影從天而降,瞬間圍攏住了星曦。
  “你們是誰?幹嘛擋住我?”星曦皺眉不悅道:“讓開,我要去找小乖。”
  “將她帶走!”為首的刀疤男子隨手一指。
  唪……
  五道雄渾而炙熱的火屬大道氣息升騰而起,這五人赫然都是天道巔峰的強者,而且他們所修的都是同種的火屬大道,幽幽的碧焰升騰蔓延,瞬息化作了一個巨大的火籠。
  “你們……”星曦一怔,雖然她有些呆萌,但也明白過來了,這些人都是壞人。
  當即!
  星曦雙手抬起,磅礴的氣勢湧出。
  左手如銀月,右手如星辰,兩種大道頓時化出了一片蒼穹,封鎖的火籠頓時被震得晃動不已。
  “雙屬大道……還是天道中境的實力,這女子……”
  為首的刀疤男子臉色陡然一變,顯然沒想到星曦竟擁有雙屬大道,很讓他感到意外。
  眼見火籠就要被這一片蒼穹給撐破了,刀疤男子臉色一沉,當即揮動出火屬大道,碧色火焰如龍般,迅速攀上了火籠,令原本岌岌可危的火籠,再度恢復了原樣。
  “你們這些壞蛋……”
  星曦目露怒意,撅著嘴連連揮動雙手,每一次比劃,都給人一種莫名的妙韻,赫然她所用的是一種遠古秘法,隨著這秘法的施展,蒼穹上的銀月和星辰光芒越來越盛。
  轟隆隆……
  火籠搖動。
  不好……
  刀疤男子等人臉色一變,想要收回已經晚了一步,搖曳的火籠已經爆開了,六人被震得吐血倒飛。
  這個女孩到底什麼來歷?竟強橫得如此可怕,雙屬大道也就罷了,還懂得這等恐怖的秘法。
  “一群蠢貨,連個女孩都擺平不了。”一道怒喝傳來,震得刀疤男子等人心中一震。
  只見虛空被撕裂了,一名臉部尖細的老者跨步而出,千里之內的大道之力,瞬息被其抽光,赫然是一位神道境界的大人物。
  “五長老……”刀疤男子臉色一變,趕緊拱手行禮。
  “哼!簡直丟盡了我們霸天閣的臉,到頭還要讓本尊出手。”老者冷哼了一聲,隨手抓了下去,千里的大道之力全部被其所納入,整片山巒內的一切生靈頓時被這股氣勢壓得粉碎,連山峰都被碾成了碎片。
  星曦趕緊揮動自身大道,那一片蒼穹升起,與老者的手狠狠的撞在一起。
  “嗯?”
  老者驚咦了一聲,顯然沒想到星曦的雙屬大道竟擋了他這一擊一下,當然,也僅僅只是一下而已,兩者之間相差了整整一個境界,那一片蒼穹頓時被崩碎了,大手壓落而下。
  感受到壓力的星曦,趕緊朝著左手腕拍去,可是在觸及的剎那,才想起手環已經被小獸給偷走了,當即俏顏一變,再看身上的寶物,除去衣衫外,其餘之物十有八九都被小獸撈走了。
  這些寶物都是萬罡殿的長老贈予之物,每一件都珍貴無比,主要是用以保護星曦用的,特別是那一隻手環,是萬罡殿的無上至寶,如今卻被小獸給取走了,失去了寶物的她,只能眼睜睜看著大手壓落。
  嘭!
  星曦被拍飛,當場昏死了過去。
  下巴尖細的老者落了下來,瞥了星曦一眼,道:“另外一個呢?”
  “不知,我等只發現她。”
  “哼!估計已經跑了,還不快分頭去追?”老者瞪道。說完,隨手一揮,一面旗子落了下來,將昏死的星曦托起,二者當場撕裂了虛空,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。
  隨後!
  刀疤男子等人也分頭離去。
  良久!
  小獸才探出頭,趕緊邁著小短腿,朝著相反的方向竄去。
  千象山脈的多層空間深處,佈滿了黑色的火焰,這些火焰極為奇特,最外層不斷冒出各種灰燼,就像是一座座噴發的火山般,而在中央卻佈滿了霸道的雷芒,底部則是生生不息的生機。
  隨著這些火焰的蔓延,空間不斷晃動。
  就連位於外面等待的虛空獸,都不由自主的退到了遠處,原本目帶驚喜的它,此刻卻有絲絲敬畏。
  陡然!
  蔓延近萬里的火焰,迅速收攏了回去。
  而原本灼燒的位置上,無論是強勁的罡風,還是恐怖的虛空風暴,都被燒得乾乾淨淨。
  咚……
  虛空深處傳出一陣巨大的聲響,宛若雷鳴一般,令人心驚。
  不!
  不是聲響,是心臟的跳動。
  咚咚……
  虛空再度晃動了。
  心臟的跳動,竟能震顫到虛空,若是有強者在此,鐵定會大驚失色,生靈的心跳能夠顫動虛空,那這個生靈的能耐該有多麼的恐怖。
  接連跳動了幾次後,心臟的聲音慢慢減弱了下來。
  咔嚓……
  伴隨著破殼的碎裂聲,一副軀體衝掠而出,百層空間當場崩碎。
  灰暗的空間之中,人影漸漸清晰起來,這是一位年輕的男子,一頭黑髮如狂電般舞動,雙目閃爍著神芒,通體晶瑩剔透,就像是水晶一般,萬千神華綻放而出,洶湧的雷炎連連炸響,宛若古神降生的場景一般。
  “哈……”
  上海喝了一聲,胸膛發出雷爆聲,一口濁氣噴出,所過的千里之內,激蕩的罡風紛紛被抹平。
  嗷……
  虛空獸發出了嘶吼,像是在慶賀和回應一般,它迅速飛掠而來,低下了高高的頭顱,以前二者是交心,屬於平等的地位,但是此刻二者的地位卻發生了微妙的變化,虛空獸臣服了。
  這不止是力量的鎮壓,最關鍵的是,眼前之人,今後將會走向更高位。
  強者為尊,不止是人族,荒獸也一樣,強大的荒獸能夠統御其餘實力較低的荒獸。
  啪嗒!
  上海已出現在了虛空獸的頭顱上,遙望著無盡的虛空,此刻的他充滿了無匹的自信,甚至有種天地就在自己腳下的感覺,這一次的蛻變,遠超他的預料之外,體魄已經超越了高階天器,達到了半道器的程度。
  除此之外!
  自身境界,已經達到了天道巔峰了,甚至完全穩固住了,還有雷炎大道也隨之化出。
  “現在我終於明白為何雷鳴尊者一定要化出雷炎大道了,這融合了四種屬性的大道太過驚人了,而且我還是以兩種太古本源道韻催動出來的,比起普通道韻催動的更強……”上海雙目閃動,此刻他才真正感受到了什麼叫做擁有強橫的力量。
  這一趟對上海來說,絕對是大收穫。
  經過這一次化繭蛻變後,如今他的真正能耐,已經遠遠超越了天道巔峰的高人了。
  “走!我們出去!”上海揮手一指。
  嗷……
  虛空獸頓時穿梭出虛空。
  至於金魔尊王那裡,上海打算等有機會多收集一些蘊含金屬大道的寶物,反正以後還要來此地的,太古初生寶地內還有二十三種大道本源存在,以後他還要來取用,或是修煉。
  呲……
  虛空撕裂而開,腳踏虛空獸而出的上海,再度回到了千象山脈中。
  咕!
  一道焦急的聲音傳來,只見小獸騎著霸王龍慌忙跑了過來,見到上海後,小東西立即跳了下來,在地上又蹦又跳,旋即做出怪樣子,然後又拉長了自己的臉,做出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。
  “咕咕咕……”小獸一邊焦急的叫著,一邊不斷的變幻著收拾。
  “你說星曦被人抓走了?”上海瞳孔微微一縮。
  “咕!”
  小獸點了點頭,然後又比劃了一陣,最終指向了天墓城。
  “你說你一路跟著,看到星曦被人抓入了天墓城裡面了?有沒有看清是誰做的?”上海沉聲問道。
  “咕咕……”小獸搖頭。
  “天墓城,既然是天墓城的話,那就不難找到了。”上海喃喃說道,眼眸一凝,將小獸和霸王龍抓了上來,隨後心念一動,虛空獸當場撕開了虛空,朝著天墓城進發。
  轟隆隆……
  虛空不斷的破碎,朝著天墓城而過,虛空獸碩大而猙獰的頭顱,還有那一對隱藏的巨臂,硬生生的將虛空犁出了一條長長的痕跡,所過之處,虛空不斷的抖動。
  “那是什麼……”
  “好大的異獸……”
  “神道境界的異獸,這怎麼可能?”
  “還有人站在這隻巨獸頭上,嘶,能馴服這等異獸者,絕對非常人。”
  過往的強者,無比被虛空獸的橫穿嚇到了,一些實力弱的甚至差點被震得從高空摔落。
  但凡路過者,見到虛空獸,無不趕緊避讓。
  開什麼玩笑,這等恐怖的巨獸橫空而過,若是不慎擋路,說不定會被當場碾壓過去。
  大人物駕馭異獸進入天墓城,並不是什麼奇事,但那些異獸最大也就是三十餘丈而已,而虛空獸光是頭顱都有三百丈了,再加上雙臂,伸長起來至少有千丈左右。
  如此龐然的身軀,在落下天墓城的時候,當場震住了不少強者。

About admin

administrator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