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屬道韻爆碎了,連同雷炎大道的“根”也隨之碎裂,消失得無影無踪。做完這一切後,上海沒有後悔,既然選擇了這條路,那就只能繼續走下去,當即放出心神,沒入到雷屬本源內。
  呲……
  一道道太古雷芒激射而出,轟在上海的身上,由於失去了雷屬大道,無法駕馭這些太古雷芒。
  木屬大道自然放出,上海迅速將之壓制住。
  轟,轟……
  一道接一道的太古雷芒,砸在他身上,將渾身汲得皮開肉綻,霸道的太古雷光,蘊含著強猛的轟擊力,不斷的震擊著他的身體,被這等太古雷光轟射,痛苦無法用言語來形容,幾乎感覺到全身都要被轟碎了。
  上海咬緊牙,堅忍著。
  與此同時,心神不斷的放出,感悟著這些太古雷光的轟炸威力,以及其中的妙韻。
  陡然!
  一股危險的感覺襲來。
  雷屬本源中射出一絲金色的雷芒,上海能夠感覺到,這一絲雷芒的恐怖,可能無法擋下來,一旦體魄承受下來,可能會被這恐怖的威力轟成碎片……
  放棄,還是承受下來?
  上海快速考慮著,眼看著金色雷芒已快近身,目光透出毅然之色,反正自己已經踏上了這一條路,絕對不能退縮。
  拼了!
  咬緊牙,上海放開了防禦。
  轟……
  金色雷芒炸入上海體內,渾身血肉崩碎,晶瑩如玉的骨骼佈滿了道道裂痕,以他堪比高階天器的體魄,竟還受了這般重的傷勢,可想而知這金色雷芒的威力有多恐怖。
  沒死……
  上海意識還在,不過身體的狀況卻很糟糕,慶幸的是,承受住了這一絲金色的雷芒。
  就在金色雷芒入體的剎那,他忽然感覺到體內湧現了一絲莫名的雷鳴,很是微弱,但卻像是恆古就存在的雷爆,蘊含著遠古的氣息,而與此同時,一絲金色的雷光在體內乍現。
  “雷屬本源……”
  上海雙眼一亮,確實是,不過這被自己吸收的雷屬本源很弱,只有那麼一點而已,但是卻讓他明白了一些東西,方才的金色雷芒確實給他帶來了致命的凶險,但在這一絲凶險之後,卻殘留著一線希望。
  承受下來,就能獲得希望,承受不住,就只能死亡……
  很幸運,上海承受住了,以自身體魄完全承受住了金色雷芒的衝擊,並讓體內衍生出了一絲雷屬本源。
  呲……
  第二道金色雷芒出現了,並轟了過來。
  上海捏緊了拳頭,將體魄之能全部匯集於拳頭之中,他必須得採取主動,不能被動的被轟擊,因為他感覺到,這金色雷芒是一個隱藏在凶險後面的機遇,若是避開的話,那就等於錯失了這一次機遇了。
  金色雷芒威力極為恐怖,哪怕是初入神道境界的大人物都能滅殺,而第二道比起之前更強了數倍,但蘊含的雷屬本源也同樣豐厚了許多,這是凶險與機遇並存的一幕。
  要么放棄,要么咬牙承受。
  上海毅然選擇後者。
  殺!
  一拳砸出,體魄之威轟然爆起,與金色雷芒撞在一起,萬千金色雷芒爆現,整隻右臂和右肩頓時血肉模糊,劇痛差點令上海昏厥過去,但他還是咬牙穩住了意識。
  果然!
  在承受了這一擊後,上海感到體內的雷屬本源增強了數倍,與此同時他也感受到了一絲源自於雷屬大道的真諦,狂暴肆虐之下,蘊含著無盡的毀滅之力。
  如果木屬大道代表的是生機的話,那麼雷屬大道代表的就是滅亡,二者幾乎等於是相反的存在。
  與現今的雷屬大道相比,雷屬本源更加純粹,它只有著霸道的毀滅與破壞,不夾雜太多東西,而現今雷屬大道早已被各種大道影響,早已失去了最為純粹的真諦。
  第二擊了……
  上海遙望著雷屬本源,預感到它還在醞釀著,似乎還有最後一擊,而這最後以一擊的威力,將遠遠超過他所想。
  以他如今體內的雷屬本源,若是領悟一段時間,就可以化出雷屬本源的道韻了,但是那種道韻可能無法達到完全圓滿的地步,不過也是達到了極高的程度了,若是換做其餘修煉者,或許早已滿足的放棄了。
  但是,上海卻沒有打算放棄。
  轟……
  第三道金色雷芒射出,雷屬本源消失了,這是最強的一擊,也是最可怕的,光是外形都比之前兩道要強上十倍,蘊含的毀滅力量,哪怕是大人物也不敢輕易去接。
  “來得好……”
  上海從天罡戒中取出了一片巴掌大的葉子,這是他之前所獲的聚頂三花,當場塞入了嘴裡,霎時雙目透出了無以倫比的神性,通體變得蒼翠碧綠起來,無盡的生機狂湧而至,傷勢瞬息恢復。
  呲……
  上海飛掠而上,放開雙手和全身,迎向了第三道金色雷芒。
  轟……
  太古初生之地晃動了起來,其餘的大道本源遭受到了晃動,就在身軀即將被撕裂的剎那,上海體內的聖紋突然化出,將第三道金色雷芒的威力化去,雷屬本源油然而生。
  呲呲呲……
  密集的金色雷芒,在上海周身交織,氣海之中的雷屬道韻漸漸化成,就像是天地初開之時的第一道雷鳴,充滿了恆古的氣勢,緊隨著第一道電光乍現,雷屬本源徹底化入了他的道韻中。
  與木屬大道不同,雷屬大道充滿了無上的攻殺之威,在雷屬道韻滋生的那一刻,上海能夠感受到這融合了本源的道韻比起之前要強上不知多少倍,而蘊含的攻殺之威更是可怕。
  木屬大道主生機和勃發,比起雷屬大道要弱很多,當然,二者的真諦本就不同,如果單論威力的話,雷屬大道遠遠超越木屬大道,若是在某種妙用上,如滋體生肉,前者自然是不如後者。
  唪……
  一道火焰跳躍而出。
  這是雷炎大道的“根”,雖然外形看起來與之前沒什麼區別,但是卻比起之前更加堅韌,搖曳的火焰雖微弱,但卻充滿了勃然和毀滅之勢,之前的“根”與此刻的比起來,二者相差了不知多少倍。
  盤膝而坐,上海任由雷芒在周身交錯,感知和心神全部投入到了感悟雷屬大道之中。
  因為雷屬本源的融入,這一次對雷屬大道的感悟,比起之前還要順暢得多,縷縷感悟油然而生,雷屬大道不斷的滋長著,以極快的速度在朝著化形階段邁進……
  嘩啦一聲!
  太古初生之地下方,濃郁至極的天地元氣,不斷的灌入上海的體內,這些元氣宛如晶瑩剔透的液體,甚至都快固化了,比起他在一號庭院的元氣都不知濃厚多少倍。
  而且,這是天地最初誕生的元氣,經過無數万年的運化,早已發生了本質上的改變,哪怕只是一滴,也比外界方圓千里的元氣濃厚得多,而這些元氣還有著另一個名字——“天地元氣母精”。
  天魔軀源自於太古,乃是最為古老的古體之一,很少吸納一般的元氣,並非不是它不吸納,而是因為它的特殊性,而對於同樣源自於太古的“天地元氣母精”,它沒有任何的抗拒,肆意狂吸。
  上海的威能在爆漲,瞬息達到了天道中境的巔峰,可是並沒有因此而停下來,而是繼續增長著……
  環繞在體外的天地母精漸漸的固化了,變成了乳白色的晶瑩硬塊,漸漸的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繭子,而不斷散射出的金色雷芒,被全部吸入了裡面,消失得無影無踪。
  原本被雷鳴充斥的太古初生寶地,頓時再度平靜了下來。
  繭子閃耀了一段時間神芒後,漸漸沉寂了,一切都徹底安靜了,沒有任何聲音,也沒有任何喧囂。
  而在繭子內,卻發生著奇妙的變化。
  化繭……
  在遠古時期,對於強大的生靈來說,化繭是一個極為重要的過程,那是一種極度的蛻變,但是化繭這等跡象,卻可遇而不可求,億萬生靈也不過只有一例而已。
  上海天罡戒內的聖精靈也是化繭,不過並不是完全的化繭,只是一種處於自我保護和恢復的方式而已,而上海此刻面臨的,才是真正的化繭,一種特殊的蛻變。
  在一些遠古典籍上,曾有過記載,一些特殊而強橫無比的生靈,一生能夠多次化繭,這些生靈擁有著真正的神靈血脈和力量,而每一次化繭,都能夠讓他們出現巨大的變化。
  不但是實力上的蛻變,還會衍生出真正的神靈力量,這種力量比起神通更為恐怖。
  血肉不斷化去,又不斷的生長出來,一股龐然的魔性力量,漸漸的浮現而出,但卻又被某股強盛的意識所支配,雖然偶爾會有抵抗,但最終還是被其給吸納了進去。
  而在繭子深處,一柄血色刀刃,由十萬血煞化成的刀刃,它凝聚了無數荒獸血液,而此刻卻化開了,與血肉全部融合在了一起……
  不知過了多久,時間一直在流逝著。
  外界之中,虛空獸已經來了數次了,每一次都發出聲音來呼喚,特別是第一次,它感覺到上海氣息消失,極為擔憂和慌亂,甚至試圖進入太古初生寶地,可卻被某種神秘力量阻止了。
  第二次到來的時候,虛空獸驚喜的察覺到了上海的氣息,並感受到這股氣息的變化,它才意識到,上海正在進行某種特殊的孕育,而這種孕育對於擁有著遠古傳承的虛空獸來說,可是極為罕見的。
  可遇而不可求的孕育,哪怕是虛空獸也想擁有這等特殊的孕育,所以它停留了下來,靜靜的等待了許久,待到上海氣息穩定後,才再度離去。

About admin

administrator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