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過三個時辰的找尋後,終於來到了太古初生之地外,那是一個位於裂縫中的奇特洞窟。
  “你先回去,記得找一些金屬物,給金魔尊王。”上海對虛空獸說道。
  “吼……”虛空獸低吼了一聲,微微點頭。
  “十日後我就會出關。”上海說完,踏入了裂縫之中。
  金魔尊王的恢復並非一朝一夕就能夠完成的,所以上海倒也不急,只能一步步慢慢來,等以後看看有沒有機會找到蘊含金屬大道的天地至寶,幫金魔尊王完全恢復過來。
  踏入太古初生寶地,就像是踏入了另一個世界一樣。
  在這裡面,沒有絲毫的塵埃,純淨無暇,哪怕是吸一口氣,上海都感到渾身舒坦,像是回歸了母體之中。
  二十餘種大道環繞於看似渾濁的太古初生寶地中,各色大道光芒閃耀,宛若朗朗星月懸掛於蒼穹之中。
  水屬本源,如蘊含著世間萬千的河流和汪洋,不斷的滾動著;火屬本源,宛若世間無數火焰匯集,每一次燒灼,都會令人魂魄有種莫名的灼熱感;土屬本源,彷彿百萬大山齊聚,沉重無比……
  透過這些大道本源,上海很快找到了雷屬本源。
  在看到它的剎那,上海心中一些始終悟不透的東西,豁然開朗了,雷屬本源不斷的衍化著,從一絲雷芒乍現,到萬千雷芒蔓延,遍及天地之間,與其餘大道交織後,產生了奇妙的變化。
  雷與木的撞擊,產生了火,與金的衝擊,又化為水……
  各種繁複的變化,無窮無盡。
  這是與其餘大道的交織,還有雷本身的變化,就已經極為繁多了,雷分陰陽兩大類,而這兩類之中,每一種雷都有著特殊的功效,隨著不斷衍化的話,以後雷屬大道分部的會越來越細,也會越來越多……
  盤膝坐在雷屬本源之下,上海靜心觀看著,並慢慢的體悟著它滋生的各種妙韻。
  昔日融合木屬本源,乃是機緣巧合。
  若要融合雷屬本源的話,對上海來說,機率低得可憐,所以他並沒想過這一點,而是打算借鑒雷屬本源的諸多變化,領悟其中的奧妙,以提升自身掌控的雷屬大道。
  大約一刻鐘後,上海收回了目光,默默回想著雷屬本源的各種變化,並與自身所修的雷屬大道一一印證。
  不得不說,這一次確實來對了,上海感覺到,隨著不斷印證,自身對雷屬大道的掌控,已經在快速提升中。
  太古初生之地,蘊含二十多種大道本源,這等絕世寶地,任何一位大人物,哪怕是尊王遇到,都會為之拼命的,要知道,大道的衍化是經過無數年的變更的,而修煉者若要掌控天地大道,就得領悟大道的規律。
  可是!
  大道規律從太古時期開始,就不斷的變更,如今的大道繁複無比,哪怕領悟一絲都很艱難。
  但是太古時期的大道卻是不同,它很簡單,但卻又蘊含著諸多變化和玄妙,就像是最精純的大道,若是能夠窺見,或是印證的話,可以不斷的推演現今和遠古大道,並從中找到二者的區別。
  就像是抽絲剝繭一樣,有了頭和尾,整條線遲早會理清。
  所以此地對於尊王層次來說,幾乎是無上至寶,絕對能夠讓他們為此而搶破頭,甚至不惜一切代價。
  時間在一點點消逝!
  呲……
  一絲絲的雷芒在上海的身上浮現,原本古銅色的皮膚,漸漸變得透明起來,皮膚和血肉,還有經脈之中,佈滿了各種雷芒,它們彼此交錯,又彼此分離開來,期間不斷溢出某種特殊的玄妙。
  五天過去了!
  上海依舊處於這樣的狀態,而他身上的雷芒越來越強烈,自身對雷屬大道的掌控,也在持續攀升中。
  而在他的體內,聖紋不斷的釋放出奇妙的神韻,促進著他對雷屬大道的感悟,正是因為聖紋的存在,他的感悟速度無比驚人,若是有修煉者在此的話,肯定會為此而目瞪口呆。
  僅僅五天,上海就已經將雷屬大道給徹底掌控了。
  這等速度,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。
  其實!
  這種速度相對於一般修煉者來說,相當逆天,但是要知道上海所處的乃是什麼地方,這可是天地初開之時,大道衍化的一塊寶地,大荒世界之中,像這樣的寶地屈指可數,極為罕見。
  在這樣的環境下,再加上聖紋的神妙,對大道的掌控自然要快一些。
  第八天!
  密佈在身上的雷芒,已經蔓延到了千丈之外,遠遠望去,上海就像是一個世間萬雷凝聚體,距離化形也就只有一步之遙了。
  驀然!
  通體的雷芒消失了,上海臉色頓時發白,渾身就像是被狠狠的砸了一下,身軀顫抖個不停。
  “怎麼會這樣……”
  上海心中有些生澀,就差一點,雷屬大道就可以跨入化形階段了,屆時兩種化形的大道融合,就可以凝生出雷炎大道了,可就在關鍵時刻,自身的木屬大道竟切斷了他的感悟。
 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,令上海有些措手不及,無奈之下,只好放棄了繼續衝擊下去。
  “再來一遍!”
  屏氣凝神,上海收斂了所有心思,繼續感悟著。
  可到一半的時候,雷芒再度消失了,與之前的情況一模一樣,依舊被木屬大道給切斷了,雖然上海早有防備,並且還專門分出一部分心神,準備控制木屬大道,防止其乾擾。
  可是,木屬大道卻像是不受他控制一樣。
  第一次是這樣,第二次也是這樣,上海頓時明白了,可能自己身上有什麼問題,如果不解決的話,再試多少次都是如此,所以他放棄了繼續感悟下去,而是將心神投入到了自身之中,去感覺兩種大道的不同和變化。
  初次感知,他並沒察覺到有任何異樣,再度嘗試了一遍,依舊如開始那般,在關鍵時刻,總被木屬大道切斷。
  繼續……
  上海的倔勁上來了,將所有心神投入了體內,忘記了一切,忘記了時間,忘記了所有事,全身心投入到了感知兩種大道的不同上。
  “怎麼會沒有任何異樣……”上海收起心神,眉頭緊皺。
  木屬大道依舊如初,雷屬大道也是如此,哪怕是他一邊將心神關注這兩種大道,一邊嘗試,始終還是跟原本一樣,木屬大道在關鍵時刻,總會莫名的跑出來干擾。
  越想,越是沒頭緒。
  沒想到關鍵時刻,竟會出現這樣的問題,不過上海還好,沒有太過於急躁,多年的歷練,早已讓他明白,焦躁是沒任何用處的,只有平心靜氣來慢慢思索問題所在,才能找到根源。
  “木屬和雷屬大道,雖然二者不同,但都是天地大道之一,又有聖紋和雷炎大道的‘根’聯繫,應該不會出現過大的差異……”上海心頭思索著,可是卻找不到任何頭緒。
  驀然!
  他的目光不經意的掃過四周的大道本源,毫無頭緒的識海,忽然閃過一絲靈光。
  “對了!木屬大道和雷屬大道最初的衍化不同……”上海這時才想起了二者的差別在何處。
  如今的木屬大道,並非是上海最初以自身衍化而成的,而是在這太古初生寶地內,破碎了原本的木屬大道,並透過木屬本源感悟而成的,當初木屬本源還被他吸納了,成為了新的道韻。
  而雷屬大道則是上海自行領悟而成,就像是最初的木屬大道一樣,並沒有蘊含本源存在,這是二者最本質的區別。
  當然!
  這是上海自己的揣測,是否如此,他還無法驗證。可是,他卻能夠感覺到,應該沒有錯。
  一個是本源滋生的大道,另一個是自身所化的大道,若要徹底融合,幾乎是不可能的,本質都完全不一樣。就像是太古的大道,與如今的天地大道的區別一樣,一個是最初的本源,另一個是經過無數万年衍化後的新大道,如何能夠相融呢?
  “沒錯,就是這個問題。”上海想通之後,心情舒暢了不少,不過接下來卻面臨另一個難題了,“若是如此的話,那豈不是要碎掉雷屬大道,如同當初那般,吸納雷屬本源?”
  若真如此的話,那得冒很大的險。
  畢竟!
  現在上海依舊凝聚了雷炎大道的“根”,若是碎掉雷屬道韻的話,那就等於將這個“根”給毀了,一旦“根”毀,要想再恢復過來,極為困難,甚至一輩子都沒這個機會了。
  任何一位修煉者,都絕不會這麼做的,風險實在太大了,與其冒這個險,不如慢慢積累,有朝一日,還是能夠將雷屬大道修到化形的程度,只不過時間花費比較多而已。
  雷炎大道的“根”,那是多少修煉者夢寐以求的,擁有四屬大道之位,哪怕無法化出雷炎大道,光憑這條“根”的存在,都能傲視不少同境界的強者了,所以很少會有人這麼做。
  上海也在猶豫!
  雷炎大道的“根”極為難得,若就此捨去,能不能再化出還是個問題。
  思索之餘,他不由想起了這些年的修煉歷程,一步步的從靈士境界,達到天道中境,雖然他修煉速度很快,但這期間付出了很多,甚至經歷了無數次生死,但是他都毅然走過了。
  “大道漫漫,但凡達到巔峰者,無一不是經歷了無數凶險和選擇,沒有一個人是靠著取巧成為絕頂之輩的……”這是老不死當初偶爾的一句感慨。
  雖然是無意間的一句話,但卻令此刻的上海回想起來,不免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。
  沒錯!
  哪一個達到巔峰者,不是毅然之輩?
  既然自己選擇了這一條路,那麼就得走下去,失敗也好,成功也罷,只要不後悔就行了。
  隨著問心,上海眼中的猶豫和徘徊漸漸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毅然和堅決,既然這是一條不歸路,那就蒙著頭走下去,無論前方有什麼阻礙,都無法阻止自己前進的腳步。
  “碎!”上海低喝。

About admin

administrator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