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到這聲音,上海心底泛起莫名的波瀾。
  “咕咕……”遠處空氣泛起了道道漣漪,只見小獸踩在霸王龍頭上,手中揮舞著一根金色的骨頭。
  比起昔日,小傢伙身上多了不少裝飾,頭上戴著個羽冠,渾身掛滿了各色儲物袋,踮起的小肚子,就像個暴發戶一樣,小臉還微微揚起,一副頗為得意的模樣。
  見到小獸,星曦雙眼泛著光芒。
  這也難怪,小傢伙長得憨憨的,渾身佈滿了灰金色的捲毛,對於女孩來說,無疑充滿了巨大的殺傷力。
  “咕……”
  小獸興奮的跳了下來,邁著小短腿順著上海褲腳,哧溜的爬上了他的肩膀,原本以為這小貨許久沒見,難得親密一番,哪知道它揮了一下金色的骨頭,左爪子在上方輕輕的彈了一下,只聽到叮的一聲脆響。
  得意的瞥了上海一眼,眼瞼挑動,一副你看到沒,正宗的好寶物,然後獻寶一樣將各種儲物袋捧起,在他面前揚了揚。
  上海當場給小獸的頭敲了一記,又氣又笑道:“誰讓你當時到處亂跑的?不是讓你待在約定的地方?”當時他已經告知了小獸位置了,可是過後卻沒有看到小傢伙。
  等待了數日,依舊沒有見到小獸回來,由於要趕往南荒,上海只能無奈的跟著青刃尊者等人離開了。
  咕……
  小獸委屈的低下頭。
  “大壞蛋,不許你欺負它。”星曦忽然跑了上來,雙目閃爍的朝小獸伸手,“小乖,到姐姐這裡來。”
  “咕!”小獸瞥了星曦一眼,面露不屑,可在看到她身上的衣衫還有帶著的各種手環後,眨巴了一下眼睛,趕緊憨憨點頭,跳上了星曦的手,同時賊兮兮的順手就去解那隻手環。
  呲……
  一道星芒乍現,小獸被汲了一下,渾身發麻,嚇得趕緊收回爪子,同時掙脫了星曦的手跳了下來。
  “小乖,別跑啊。”
  “咕咕……”小獸揮了揮金色的大棒子,一副閒人莫近的模樣。
  “別跑……”
  星曦似乎不願放棄,追了上去,一人一獸當即鬧了起來。
  嗯?
  上海看了一眼霸王龍,這才發現這只荒獸已經比以前大了很多,原本只有兩隻巴掌大小,如今已經有近半丈高了,而漆黑的鱗甲上,浮現出了一些淺淺的紋路,這些紋路就像是與生俱來似的,煥發著一種特殊的威嚇力。
  若是實力弱一些,都會被這種威嚇所攝。
  龍威!
  這是龍威,雖然很淡,但上海能夠感受得出來,當即感知透入霸王龍的體內,可才剛破入鱗甲內,浩瀚的龍之氣息湧出,將他的感知給震了回去,心下不由一陣吃驚。
  很顯然,霸王龍這半年來成長了不少。
  當然,距離成年還很遙遠,但是霸王龍如今的實力,至少堪比天道巔峰左右的高人了。
  最令上海好奇的是,霸王龍的額頭上不知何時多了一粒拇指大小的黑色顆粒,裡面竟閃爍著某種奇特的電芒,這種電芒很古怪,外形如一頭真龍在遊轉,而且還有著排斥天地大道的跡象。
  不得不說,霸王龍這半年來的變化倒是挺大的。
  “霸王龍乃是遠古荒獸異種,擁有著一絲真龍血脈,按理來說,成長速度應該會很慢才對,對了,遠古時代的天地與如今不同,或許此地適合霸王龍的成長,所以它才能成長得很快。”上海心中揣測。
  收起了心思,上海遙望著虛空,眉頭緊皺,如今找不到太古初生寶地的入口,這實在有些麻煩了。
  “咕……”
  小獸不知何時鑽了過來,然後比劃了起來,不時的發出怪叫,同時雙手畫了一個很大的巨獸的外形。
  “你是說,你這半年來,都跟一隻巨大的傢伙在一起?它一直在保護你們,並幫你們解決了很多麻煩?”
  上海心中猛地一顫,頓時猜到了一些什麼,趕緊問道:“那個巨大的傢伙,是不是有個獨角,只有頭和一對巨大的雙臂,能夠穿梭虛空?”
  “咕?”小獸瞪大了雙眼,一副你怎麼知道的模樣。
  “它現在在哪?”
  上海激動道。
  虛空獸,絕對是虛空獸。
  當初離去的時候,上海搜遍了整座千象山脈附近,始終沒能找到虛空獸,卻沒想到它會與小獸待在一起。
  對於虛空獸來說,虛空就是它的根,有了虛空獸,要找到太古初生寶地,簡直就是易如反掌。
  “咕咕……”小獸猶豫了一下,跳上了霸王龍的頭,揮舞了一下金色的大棒。
  嗷!
  霸王龍低吼一聲,邁動兩隻粗厚的腿,狂奔而出,每一步踏在地上,都如同一座山從高空落下,狠狠的砸落似的,瞬息已經達到了萬丈以外了,這等速度連上海都感到吃驚。
  以他全力催動的速度,也就只能達到五千丈而已,霸王龍一步就跨越萬丈,幾乎相當於神道境界的大人物的速度了,擁有真龍一絲血脈的荒獸異種,果然不能小看。
  幸虧,昔日將霸王龍給馴服了。
  飛掠了大約半個時辰,來到了一處荒山附近,上海剛踏足此地,頓時感到了一種莫名的聯繫,這是他與虛空獸的本心聯繫,昔日一人一獸早已交心,所以才會有這種感覺存在。
  “大壞蛋,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?”星曦迷惑道。
  呲……
  虛空突然破開了,一雙巨臂撕開了虛空,巨大而略顯猙獰的頭顱顯露而出,頓時嚇得星曦臉色泛白,下意識的揮動星月大道。
  “別動手,它不會傷害我們。”上海趕緊喝道。
  “它是什麼東西……”星曦這才收回手,有些懼意的望著虛空獸,顯然此獸的長相太讓她心寒了。
  “這是虛空獸。”上海笑了笑,隨身飛掠而上。
  虛空獸低下了頭顱,任由上海踩踏在上方,神情露出溫馴的模樣,而獨角更是閃爍著淡淡的光潤。
  上海輕輕的拍了拍獨角,並用罡識與虛空獸進行交流,雖然時隔半年之久,但一人一獸卻沒有絲毫的陌生感,就像昔日一樣的交流,對於荒獸來說,一旦交心的話,是會永恆不變的,所以不會存在時間久遠了,就會忘記。
  在交流中,上海才了解到,昔日虛空獸躲到了虛空之中,並不斷吸納著千象山脈的荒氣來修煉,原本的傷勢不但徹底恢復了,而且還有了一些突破,比起昔日強了不少。
  “走吧,帶我去虛空之中。”上海拍了拍獨角,同時傳音給星曦道:“你就在這待著,十天左右我就出來。”
  “十天左右?”星曦一怔,旋即不悅道:“你自己跑去玩,又不帶我……”
  “我沒有去玩,是閉關。”
  “又閉關……真沒趣。”
  “小獸會陪你的。”
  “真的?”
  “放心吧,它會的,這小傢伙比較貪心,你只要給它一點好處,它就會對你好的。”上海隨口說道。卻不知因為他這一句話,差點導致星曦身上的寶物被小傢伙撈得一干二淨。
  隨後!
  虛空獸破開了虛空,進入了空間深處。
  無邊無際的虛空中,有著數不清的空間,沒人知道這些空間有多少,哪怕是虛空也不清楚,就像是浩瀚的蒼穹一般,很多碎片會存在各個空間裡面,而且還有一些遠古遺留之物。
  不過,很難有人在空間內取走,因為空間太大了,就跟大海撈針一樣。
  幸虧虛空獸曾到過太古初生寶地,所以對它來說,要找到那處地方不難,因為裂縫消失,所以要費點時間,最多兩三日左右。
  在虛空中游盪,上海盤膝而坐,提取著體內天地的太初之氣,淬煉自己的軀體,這就是太古天魔軀的好處,無需吸納外界的能量,體內自成一片天地,並衍化太初之氣來淬煉自身。
  與此同時,他分出一部分心神,靜心感悟著雷屬大道。
  兩日眨眼就過去了。
  這時!
  正在虛空游弋的虛空獸突然停了下來。
  “你發現前方有東西?”
  上海當即收起心神,根據虛空獸傳來的訊息,他能感知到虛空獸此刻有些警惕,能讓它出現這種情況的,要么是前方有危險之物,要么就是有實力強大的尊者。
  感知迅速散發出去,掃視了一圈四周,上海並未察覺到有尊者這等大人物靠近,就在即將收回之際,他的心神猛地湧起莫名的悸動,這種感覺來的很突然,而瀰漫出的一絲氣息,更是讓他心中一震。
  “走!去看看。”上海傳遞自己的信息,同時安撫了一下虛空獸。
  猶豫了片刻,虛空獸還是前往了發現東西之處,一人一獸在穿梭了二十道空間後,來到了一處渾濁的空間內。
  一顆巨型的金屬球,懸浮在空間之中,不時的散發著某種奇特的光潤,空間內的細微金屬顆粒,不斷被其吸附,而在金屬球內,有著一顆金色的頭顱,這顆頭顱已經破損了大半,只剩下一小部分存在。
  金屬球吸附的金屬顆粒,不斷的被頭顱吸納著,像是被緩緩修復一樣。
  “金魔尊王……”上海渾身一震,愕然的看著眼前的金屬球。
  昔日!
  金魔尊王遭遇兩位來自中荒的強敵圍殺,因此而身負重傷,當日上海給予了他一小片蘊含著神性聚頂三花,可惜沒能突破,只是恢復了一些傷勢而已,結果強敵來襲。
  在最終時刻,金魔尊王引爆自己,與對方同歸於盡,說起來,他對上海還有救命和贈物之恩。
  金屬道域可是救了上海數次。
  原本以為金魔尊王已經死了,卻沒想到他還活著,而且似乎正在以天地金屬大道恢復自身。
  只是,空間內的金屬大道太稀薄了,金屬顆粒又少得可憐,按照這般吸附下去,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恢復過來。
  感知蔓延而出,透入巨大的金屬球內,上海感知到了金魔尊王的氣息,他正在恢復,但是卻不知為何,無法察覺到他的意識存在,莫非金魔尊王已經魂飛魄散了?
  如果意識破碎的話,身體縱使存活下來,也沒多大用處。
  陡然!
  上海感受到了一絲很微弱的意識,似乎正在倔強的滋生著,很緩慢,幾乎不可察覺。
  “金魔尊王恢復過來還有機會……”上海心中一喜,趕緊掏出了大批的法器,其中更是有不少天器在裡面,沒有絲毫猶豫,當場將這些法器給捏碎,將之震成了金屬顆粒。
  呲……
  金屬球體迅速吸納著。
  大量的金屬顆粒被納入裡面,而金魔尊王的半邊頭顱修復比之前快了幾分,上海看了一下,若要讓金魔尊王重新恢復過來,恐怕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,除非能夠找到精純的蘊含金屬大道的天地至寶。

About admin

administrator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