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往的強者紛紛將目光投來,當看到星曦的模樣,都禁不住為之一亮,雖然她年紀尚小,但五官精緻無比,將來絕對是傾城之色,而且她身上還有一樣東西絕對不小。
  除此之外,星曦修的日月雙屬大道,令她本身就擁有著一種縹緲無痕的氣質,雖然還很淡,但若是他日成長起來,絕對擁有著仙子之姿。
  “快放開,來人救救我……”星曦喊叫著,不斷的敲著上海的手。
  “別叫了,沒人理你的。”
  上海皺了皺眉,將天道中境的修為釋放了出來,天地大道的威勢,令原本還有些想著幫忙的強者臉色驟變,當場打消了原本的念頭,有一些強者趕緊調頭就走,唯恐惹禍上身。
  原本還在期待著有人來幫忙,可等了半天,依舊沒人到來,星曦無奈停下了喊叫,臉上滿是委屈和不解,這一招她在萬罡殿常用,屢試不爽,幾乎沒有失手過。
  “站住!還不快把這位姑娘放下。”
  一道震喝傳來,只見一位長相俊俏的男子飛掠而來,動作輕緩,但速度卻極快,彷彿飄鴻臨落,在落下的剎那,地面的氣流還綻放出一朵花的形狀,動作頗令人賞心悅目。
  身後,則是兩名老者緊隨。
  這二人一胖一瘦,胖的沉著臉,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,渾身散發著極致的冰冷,而瘦的始終笑瞇瞇的模樣,渾身散發著炙熱,散發出的天道氣息極為濃烈,赫然是兩位天道巔峰的高人。
  察覺到這三人到來,上海沒有理會,自顧拉著星曦前行。
  反倒是星曦,見到有人願意出手,禁不住激動的大叫道:“快救救我,這個傢伙是大壞蛋。”
  “我叫你站住,你聽到沒有?將這位姑娘放下。”俊俏男子橫步一挪,已經擋在了前方,臉色發沉,此人也是一位天道境界的高人,顯然剛踏入天道境界,氣息不是很穩固。
  兩位老者緊隨其後,護在他身側。
  “你認識她?”上海漠然的指向星曦。
  “不認識,但你當街劫人,這位姑娘本就不願,還不快將她放下來。”
  俊俏男子沉聲道:“你身為修煉者,還是一位天道境界的高人,竟做出這般下作之事,簡直就是給我等同道丟臉,念在你還未犯下大錯,將這姑娘放下,我願讓你安然離去。”
  這等凜然的態度,令星曦不由多看了幾眼,以她的年齡,自然難免會被這種正氣的人物吸引,而且對方長相又頗為俊俏,被吸引倒是正常。
  只是!
  上海不大喜歡此人。
  不光是因為對方俊俏,還有的是此人一來就將自己擺在高位上,還如此大義凜然的斥責自己。
  “如果我不呢?”上海瞇著眼,看著俊朗男子。
  “不?”
  俊朗男子麵色一冷,道:“看你面相如此年輕,顯然是修煉了某種至邪之法,需要以女人來修煉,像你這等大惡徒,豈止是丟了我等同道的臉,還羞辱了我等,本來打算放過你的,而你卻執意要如此,那我就不得不給你一個教訓。”
  陡然!
  一股強盛的木屬大道氣息勃然而發。
  察覺到這股大道氣息,兩位原本淡定的老者頓時臉色一變。
  “少主!小心……”
  啪……
  一聲響亮的耳光傳來,俊朗男子已經被一巴掌給拍得下巴碎裂,牙齒和血混著一起倒飛,狠狠的砸在地上,直至倒地,他都不明白自己是怎麼被這一巴掌給掃中的,太突然了。
  霎時!
  兩位老者迅速挪移,擋在俊朗男子身前,二人臉色陰晴不定,眼中透著些許惱怒和擔憂。
  惱怒的是上海竟出手偷襲……
  不!
  不是偷襲,而是速度太快了,更讓兩位老者心中忌憚的是,對方的大道竟能夠在瞬間迸發而出,之前根本就沒有絲毫跡象,顯然對方的大道已經領悟到了極為高深的地步了。
  最關鍵的是,俊朗男子被二人護在身側,對方竟能在他們二人呆滯的片刻,將俊朗男子拍飛,這等實力太強了。
  “下次出頭之前,先想想自己的實力。”
  上海冷哼了一聲,罡識不經意間掠過俊朗男子的識海,臉色變了一下,原本還以為是個正義凜然的人,沒想到也是個披著人皮的禽獸,此人極為好色不說,而且還常派人搶掠女修煉者供其玩弄。
  而且,此人還對星曦產生了同樣的念頭,打算將她騙回去,然後肆意的玩弄。
  像這種人並不少見,上海一般也懶得理會,可是如今撞倒他手上了,自然不能輕饒。
  罡識微微一震。
  轟!
  俊朗男子的識海頓時被洞穿了。
  當場將這名男子斬殺,會引來不少麻煩,所以上海選擇用罡識洞穿對方的識海,並殘留了一絲在裡面,只需要三日,這名男子的識海就會徹底崩毀,以後就算能恢復過來,也等於廢了。
  “閣下到底是何人?”胖老者沉聲道。目光死死的盯著上海。
  “怎麼?還打算報復我?”上海瞳孔一縮。
  “哼!此事我們霸天閣記下了。”
  瘦老者收斂了笑容,抱起了俊朗男子,二人以極速飛掠而去,顯然是擔心上海下殺手。
  “大壞蛋!你竟傷了那個好人……你這個壞蛋……放開我。”
  星曦有些怒意,不止是上海破壞了她的好事,而且還將一個好人給打傷成這樣。
  “好人?”
  上海無奈一笑,原本不想讓星曦看到那些東西,但這小丫頭也太單純了,外界可不是萬罡殿,四處充滿了危機和凶險,如果按照小丫頭這個性子,在萬罡殿內還好,沒人敢招惹,若是放到外面的話,絕對活不過一個月。
  其實,小丫頭保持這樣單純的性格也好,但是她以後肯定要接觸更廣闊的天地的,所以有必要先讓她明白這一點。
  呲……
  一道罡識打入星曦的眉心中。
  “你自己看看,這就是你所謂的好人?”
  上海將那名俊朗男子識海內的記憶傳輸一部分給了星曦後,收回了放出的罡識。
  “怎……怎麼會……這樣……他……”星曦在看到這些記憶後,嬌軀微微一顫,雙瞳瞪得渾圓,顯然這些記憶給她的打擊不小,顛覆了她對之前那個人的所謂“好人”的印象。
  看完之後,星曦沉默了。
  上海沒有多說什麼,因為這些東西對於單純的小丫頭來說,確實很難接受,而且他還是挑了一部分比較輕微的,像那些將玩弄的女人殘忍殺害的記憶,他沒有傳過去。
  小丫頭需要一段時間來消化,而這對上海來說,也是好事,免得小丫頭到處去給自己惹麻煩。
  拉著有些失魂落魄的小丫頭,上海離開了天墓城。
  就在二人離開的時候,不少眼睛已經盯住了這二人,其中包括霸天閣的強者,以及一部分其餘勢力的。
  “就是他……他又來了……”見到上海,一位天意世家的強者渾身禁不住顫栗。
  半年前天意世家發生過的事,此人還記憶猶新,就像是不久前才發生的,他親眼見到,當時只有靈聖巔峰實力的上海,不但滅殺了十二位天道境界的高人,而且還將天意世家攪得一團亂。
  這也就罷了,後來竟然還帶來了四位尊者。
  面對這四位尊者,就連天意老祖也不得不妥協,最終賠付了整個天意世家的寶庫作為賠禮。
  這也導致了天意世家的強者這半年來過得極為窘迫,就連修煉的資源,都得靠自己辛苦去爭取,在天意世家的強者心中,上海已經與噩夢對上了等號,他們寧願一輩子都不要見到這個噩夢出現。
  可是今日,這個噩夢又來了……
  那名天意世家的強者,趕緊加速趕回天意世家,他要趕快將此事禀告上去,不然再出現一次以前的事,恐怕就麻煩了。
  ……
  千象山脈!
  原本的異象早已消失,一切都恢復了原樣,不過那座山脈依舊濃霧層層,將一切都遮掩住了,而四周煥發著奇異的力量,哪怕是靠近百里區域,都會被自主的推送出去。
  由於山脈已經關閉,所以此地很少有修煉者靠近。
  對於千象山脈,上海還是有些忌憚,裡面除去有遠古地域外,還有遠古冥族和冥塔存在。
  所以,在踏入此地之後,他提高了警惕。
  根據記憶,上海朝著千象山脈走去,而此刻星曦已經恢復過來了,雖受到了一些影響,但這小丫頭顯然沒有將方才的事當一回事,似乎已經忘了一樣,依舊好奇的打量著周圍。
  “大壞蛋,這就是你說的千象山脈?”星曦盯著前方濃霧層層的千象山脈。
  “嗯!”
  上海點了點頭,沒有多說,而是用感知透過虛空的空間,找尋那一處太古初生之地的入口,找尋了一圈後,不由眉頭皺緊。
  “奇怪,我記得入口明明就在此地,為何沒有?”上海繼續感知了一遍,依舊沒有發現,心下更沉了,他可以確定,自己所在之地,就是昔日太古初生之地的入口,為了防止疏漏和忘記,他還記下了準確的方位。
  但是,這個入口就像是消失了一樣,沒有絲毫痕跡。
  正當上海疑惑之際,忽然他想起了什麼,臉色陡然一變,“太古初生寶地位於虛空之中,當日我是透過虛空裂縫出入的。而虛空裂縫有的能夠殘留萬古,而有的只能殘留片刻,難道那條裂縫已經消失了?”
 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,對上海來說,這可是大大的不妙。沒有了虛空裂縫連接,他就無法找到那塊寶地了,而且千象山脈的虛空極為寬廣,不知有多少萬里,若是踏入虛空找尋,別說半個月,哪怕是十年都未必能夠找到。
  “這下完了……裂縫消失,縱使感知透入最深處,也未必能夠查探得到……”上海心中有些沮喪。
  驀然!
  一股莫名的聯繫傳來,沖淡了上海心中的沮喪。
  “咕……”興奮的叫聲傳入上海的意識深處,就像是闊別已久,再度相遇的激動。

About admin

administrator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