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主罡大殿一號院鬧得沸沸騰騰的時候,上海與蒼芥一行人已經前往了汲雷之地,那處險地距離主罡大殿有六百萬里地,一行人在用傳送陣縮減了五百萬里的距離後,還得繼續前行一百萬里左右,行程大約三日。
  經過一日的接觸,上海發現蒼芥一行人還算不錯,無論是性格,還是堅韌的心智,都一樣不差。
  這或許是身為底層人物的緣故,而蒼芥等人,一生都未曾踏出過萬罡殿外,哪怕是實力最強,達到天道中境的蒼芥也是如此,對於萬罡殿外的一切,他們只是從古籍中了解一二而已。
  在得知上海才剛加入萬罡殿,並且是從外界進來的,蒼芥等人驚奇不已,不過他們卻沒有絲毫的鄙夷和不屑,反而一路頗為照顧,遭遇到的強大異獸,都由蒼芥直接出手處理了。
  至於那五位師侄,除去為首的那一位性格較冷漠一些外,其餘四人見上海這位年輕的師叔性格頗為親和,紛紛纏著他詢問著萬罡殿外的一些事物。
  特別是最小的那位名為落霞的少女,對什麼事都充滿了好奇,每一次詢問,都讓上海有些哭笑不得。
  “師叔!萬罡殿外的修煉者長什麼樣的?是不是有些長著奇怪的角?還有身上有很多鱗片的?”落霞問道。
  “和我們一樣。”
  “那他們會不會用大術?我聽說有的修煉者還修煉了一些異法,讓自己變得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的,是不是這樣?”
  “呃……你說的是萬古歲月時期的修煉者,如今的修煉者都修的大道,只有少數一些的修煉奇特的荒古異術,雖然外形可能會有些變化,但他們始終還是修煉者。”
  上海耐心的回答著,倒也沒有絲毫不耐煩之色,反正還有兩日的路程,加上淬煉體魄無需打坐,只需要引動體內的神異之相,然後催動體內天地的太初之氣就在足夠了。
  至於威能的提升,他也不需要擔心,聖紋無時無刻都在吸納著天地元氣,令自身的威能逐步上漲,無需像一般的修煉者那般盤膝而坐,靜心寧神的納入天地元氣修煉。
  威能與體魄同修,而且還是在行走之時修煉,這對任何人來說,都是無法想像的事,但上海卻是如此,擁有太古天魔軀,又具有極為罕見的聖紋,光憑這兩點,就無人能夠與之相提並論。
  落霞不時問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問題,引得在場眾人時不時的一樂,倒是讓行路過程少了些許枯燥。
  “等等……把氣息收斂起來。”蒼芥忽然面露凝重的望向前方,同時將自身氣息全數收了起來。
  其餘人也是如此,趕緊收起氣息。
  上海收納氣息後,順著蒼芥的目光望去,只見遠處掠過兩男一女,這三人面相頗為年輕,渾身激盪著強橫的天道氣勢,赫然是兩位天道中境,和一位天道初境的高人,觀他們身上的服飾,顯然是萬罡殿的高人。
  上海眉頭一皺,心中頓感奇怪,因為蒼芥等人面露凝重和戒備,顯然對這三人有著敵意。
  片刻後,這三人已經遠去了。
  蒼芥等人才鬆了一口氣。
  “蒼道友,莫非你們與這三人有仇怨?”上海不由問道。
  “仇怨?”
  蒼芥一怔,古怪的看著上海,旋即才想起他才剛進入萬罡殿,不由的拍了一下額頭,呵呵笑道:“都忘了林道友才剛進入萬罡殿不久,不知真實的情況,我們與這三人從未見過,哪來仇怨一說。”
  “林道友有所不知,方才那三人是分脈的高人,雖然我等沒有仇怨,但若是遇上的話,很有可能要打一場,他們雖不會殺了我們,頂多將我們打傷,可我們這些年積累之物,可就……”芸姓女子接著說道。
  “而且,主脈和分脈自古以來就有紛爭,二者之間時常大打出手,只要不傷及性命和廢掉修為,殿內都只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最多稍微處罰一下罷了。當然,若是出手太過的話,殿內就會毫不留情的嚴懲。”
  “原來如此……”上海頓時明白了。
  不止是主罡大殿內有爭鬥,連主脈和分脈之間,彼此都有著激烈的爭鬥,而且這是經過萬罡殿默許的,只要不太過分,一切都好說。當然,前提之下,是必須得擁有足夠的能耐和強大的資質才行。
  強者為尊!
  這句話在萬罡殿內演示的更加徹底。
  不止是蒼芥等人,而且落霞這五位師侄似乎也早已習慣了萬罡殿的規則,在收斂氣息的同時,將全部的寶物都取了出來,護住周身,一副嚴陣以待的模樣,似乎是考慮到被發現後,將會大打出手。
  看著五人身上之物,上海不由有些訝然,除去落霞有一件低階地器外,其餘四人都是高階靈器,至於寶物,更是少得可憐,若不是親眼所見,他還無法想像,身為萬罡殿弟子的他們,竟然會窮到這等地步。
  察覺到上海的目光,落霞等人不由感到有些尷尬,趕緊收起了法器。
  “林道友,落霞他們在主罡大殿內才待了三四年而已,又無人扶持,在此之前,他們都是單獨一個人修煉,所獲修煉資源極少,而且還得給居住之地的人繳納天罡晶……”蒼芥無奈的說道。
  其實他也是如此,不過他畢竟是天道中境的高人,情況比落霞等人要好得多,但也好不到哪去,苦修了兩百餘年,才獲得一座居住之地,而且還是位於一百號之後的庭院。
  聽到這句話,五人黯然的埋下頭,哪怕是生性樂觀的落霞都是如此,這就是身為底層的悲哀,以他們的資質,在其餘大勢力,絕對能夠獲得很好的培養,但在萬罡殿這天資卓絕之輩聚集之地,他們只能淪落為牛尾人物。
  比起蒼芥,落霞等人可就落魄得多,前者好歹還有居住之地,後者連居住之地都沒有,只能與他人共用,並且每個月還得繳納一筆不小的費用,而這些費用繳納之後,剩餘下來的寥寥無幾。
  方才驅使出的法器,都是他們這三四年來一點點積攢摳出來的。
  目光掃過落霞等人,上海心中嘆了一口氣,雖然年齡與他們相差無幾,但二者的際遇卻相差了十萬八千里,不過想想也是,如果不是獲得了天罡神訣與太古天魔軀的話,他如今可能還在五行族中,為自己達到靈王境界而沾沾自喜吧。
  “都過來。”上海招了招手。
  “師叔?”落霞等人一怔,面面相覷,不過還是走了過來。
  “既然你們喊我師叔,那我這個師叔也不是白喊的,你們身上之物,若是踏入古殿中,難以保命,這些東西你們拿去。”上海說完,翻出了一個儲物袋,遞給了為首的落霞。
  蒼芥三人微微頷首,心中頓時認同了上海。
  “這是?”落霞好奇之下,翻開了儲物袋。
  當一行人看到儲物袋內的東西後,都不由震住了,哪怕是身為天道高人的蒼芥三人也禁不住一愣。
  儲物袋內有著五件低階天器,還有三套寶甲,雖然看不出品質,但光憑其散發出的強大靈性,可以判斷出絕對是高品質之物,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瓷瓶,赫然是裝著丹藥的,以及為數不少的七八品靈藥。
  這些東西,別說是落霞等人,哪怕是蒼芥等人都覺得貴重。
  “師叔,我們不能要你的東西。”
  落霞與四人對視了一眼後,意外的將儲物袋雙手送了回去,五人眼中透出毅然和倔強。
  “誰說送給你們了?”
  上海笑道:“這些東西是藉給你們的,用完之後必須得還上。當然,如果你們有滿意的也可以買下來,我可以讓你們賒欠,等你們什麼時候有足夠的天罡晶了,再給我就行了。”
  “這……”落霞等人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了。
  “你們五個就先收下吧,林道友的心意,大家在心底記住就行了,沒必要這麼矯情。”蒼芥微笑的說道。
  “好吧!”
  落霞等人紛紛點頭,旋即將東西分發了下去,每個人都按照自己所需來拿,沒有一個多拿或是貪心的,這一點很讓上海滿意。
  雖然之前矜持,但在獲取新的寶物之後,落霞等人臉上洋溢著難言的興奮和激動,畢竟,這些東西可是他們最急需的,僅僅五件低階天器,他們就得積攢數十年才能有足夠的天罡晶買得下來。
  而有了這些寶物後,他們的戰力至少倍增,對於此趟古族大殿之行,也多了一些信心。
  這是一個契機和際遇,落霞等人很清楚,上海給他們的寶物,只要運用得好,他們在主罡大殿內,就不用處處被打壓了,只要努力一些,說不定能夠趕上一起同時入萬罡殿的同輩人物。
  當然,落霞一行人對於上海,心底充滿了感激,只是他們沒有表達出來罷了,而是在心中默默記了下來。
  隨後!
  一行人繼續前行。
  有了贈物一事後,蒼芥等人對上海的態度比以前更好了,顯然已將其完全當成團隊的一員。
  兩日很快就過去了,上海等人來到了汲雷之地附近。
  遍地焦土,沒有任何一棵植被不說,上海感覺到,自身的感知和罡識都被完全壓制了,頂多只能達到十丈以外,在來到此地之前,他已經從蒼芥等人那裡了解過,倒也沒感到吃驚。
  “林道友,沿著此地行走五千里左右,就會到達在下昔日獲取那顆雷屬之物所在之處了。”
  蒼芥說到這裡,提醒道:“汲雷之地環境頗為特殊,能不飛行盡量不要飛行,這虛空中隱藏著不少暗雷,威力極大,一不小心可能就會被炸傷。”
  “嗯!”
  “走吧!”
  蒼芥說完,揮動木屬大道,將眾人圍攏了起來,雖然他只有天道中境,但在大道的領悟和掌控上,倒還比同境界要高一點,能夠將木屬大道的妙韻和威能徹底釋放出來。
  就在一行人前行的時候,突然前方傳來一聲斷喝,“站住!”
  隨著話音一落,兩名天道境的高人掠出,這二人身著萬罡殿的高人服飾,赫然是萬罡殿的高手。
  “他們是分脈的高人。”芸姓女子提醒道。
  “兩位道友,不知有何指教?”蒼芥走上前,拱手說道。
  二人嘴角扯動了一下,不屑的瞥了蒼芥等人一眼。
  “這裡有強大異獸出沒,你們速速退回,別壞了我等好事,不然師兄們怪罪下來,你們可就有苦頭吃了。”
  “行了,廢話少說,從哪裡來就回哪裡去,這裡被我們包了。”其中一人霸道的說道。

About admin

administrator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