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到上海默不吭聲,蒼芥臉頰抽搐了一下,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:“林道友,此物是在下撿到的,應該不是太過值錢之物,這樣吧,九萬天罡晶加上此物,不知道友可否願意?”
  顯然,上海看得出來,玉瓷瓶的特性對蒼芥等人來說極為重要,不然也不會做出這般的大讓步,若不是必得之物的話,他們也不會如此急迫,甚至還甘願將九萬天罡晶付出。
  九萬天罡晶,倒是一筆不小的收入,不過,他關注的並非是這九萬天罡晶,而是陰陽雷核。
  雖然靈性被吞噬了,但僅僅只是陰陽雷核就相當於高階的雷屬靈物了,價值至少相當於百萬天罡晶才能購買到的靈物。
  “行!”上海應承了下來。
  “好,林道友爽快,這是九萬天罡晶,再加上此物,我們交易就算完成了。”蒼芥唯恐上海反悔,趕緊掏出九萬天罡晶,加上陰陽雷核,放在了桌面上,至於那個玉瓷瓶,則被他鄭重收起。
  “對了,我尚有一個問題。”上海也隨手收起了陰陽雷核和九萬天罡晶,動作頗為隨意。
  “林道友請問,若是我等能夠回答的,必然知無不言。”
  “我想知道,道友是在何處撿到此物的?”上海指著陰陽雷核說道。
  “不瞞道友,這是在下在汲雷之地獲取的,那地方頗為古怪,方圓十萬里內,草木不生,地下還有暗雷浮現,一不小心就會被暗雷所傷,那裡並沒有任何靈物和寶物存在,在下只是趕路的時候,才湊巧從那里路過。”蒼芥說道。
  真的是趕路?
  上海注意到蒼芥在談及汲雷之地的時候,神情有了些許異樣的變化,顯然有古怪。
  而且,對方還說那裡有暗雷,以及沒有任何靈物和寶物存在……
  原本,上海也不想道破,畢竟可能蒼芥等人發現了什麼東西,不想讓人知曉罷了,但是他卻是要前往那裡找尋其餘的陰陽雷核,蘊含靈性的陰陽雷核,無論是價值還是品質,都遠超沒有靈性的。
  若是就此前往,屆時引起誤會,就不值得了。
  乾脆!
  直接道破算了。
  上海不喜歡麻煩,只想安安心心的修煉和提升而已。
  “多謝道友告知,正巧在下需要大量的雷屬寶物,不妨要去那邊找找看,看是否能夠再尋到幾枚。”上海有意無意的說道。
  “這……”蒼芥臉色微微一變。
  身後兩名高人神色也變幻不定起來,甚至隱隱帶著戒備之色,旋即一行三人沉默不語起來。
  不過三人身上卻泛起了靈識波動,顯然是在傳音進行交流,而且三人所用的是某種特殊的靈識之法,罡識無法截取到三人在交流什麼,只能感知到靈識波動而已。
  片刻!
  蒼芥三人收起了靈識。
  “林道友,不知可否願意加入我們,前往汲雷之地探尋潛藏的上古寶藏?”蒼芥問道。
  “上古寶藏?”
  “是的!我們在汲雷之地意外發現了一處上古寶藏原地,乃是一座古老的宮殿,由強大的結界封鎖並隱藏在深處,我們估測可能是遠古種族的神殿,具體是哪個種族,暫時還不清楚。”蒼芥說道。
  “古老的宮殿?萬罡殿內怎麼會有這東西存在?”上海眉頭一皺。
  “道友有所不知,萬罡殿內的地域,有一部分是昔年的老祖以逆天之威從各個凶險之地切割出來,放置在此處的,縱使從萬古歲月至今,有很多隱秘之地,我們都尚未發現和察覺呢。”蒼芥笑著解釋道。
  從各個凶險之地切割出來的……
  上海深吸了一口冷氣。
  之前就從天識尊者等人處得知了昔年老祖的逆天之威了,如今又再次聽聞,摘星,蒼穹縮影,然後又以逆天之威,從各個凶險之地切割出一部分,將之原封不動的放置在萬罡殿中。
  難怪會有古老宮殿存在,遠古時代的大地沉降,很多古蹟都早已沉入了大地下方。
  修煉者飛天可一瞬萬里,但若是遁地的話,一瞬能夠達到十里已經算是非常不錯的了,畢竟天空無物阻擋,大地之下卻有著諸多土層和堅硬無比的岩石擋住去路。
  萬罡殿地域多大,足足有百億裡,哪怕是大人物飛行,也得飛上數年才能到達另一端。
  “那個結界破損了一部分,我等經過數日的努力,已將它開啟了,只是裡面極為古怪,我等可以踏入外層,但是裡層卻是無法進入,只有天道境界以下的才能踏入最深處,只是裡面有諸多遠古守護者,實力極為可怕,縱使是我等都未必有把握拿下它們,還好這些守護者乃是以氣息查探進入者……”
  “所以你們就打算找尋隱藏氣息之物,讓他們進入裡面取得寶物是吧?”上海接著說道。
  “沒錯!”蒼芥點了點頭。
  “嗯!”
  上海瞥了一眼五人,雖然這五人都是靈聖巔峰的高手,但是他們的資質在主罡大殿中還能算是過得去的。
  “道友放心,這幾位師侄都是自願加入的,我等並未強迫他們。”
  蒼芥說到這裡,幽幽嘆了口氣,傳音道:“這五位師侄資質也不算差,戰力也很強,只是因為運氣太差,他們所在凡界之國的先輩意外身隕,無人照顧一二,以至於修煉之物連連被搶掠,因而提升緩慢,如今願意冒險一試,就為了個機會罷了。”
  上海並未說什麼。
  對於主罡大殿,他大體已經了解了,強者掠奪弱者修煉資源,強者更強,弱者更弱,這是弱肉強食的地方,若是沒有能耐的話,這輩子就這樣了,而這五人估計也是打算搏一把,看是否能夠搏出個未來。
  對此,上海自然不會說什麼,這是他們的選擇罷了。
  “那麼,我們現在出發?”上海問道。
  “林道友是答應了?”
  “在下倒是好奇那遠古大殿。”上海笑了笑道。
  “嗯!按照事先分配,若獲得寶物,我等七成,而五位師侄三成,我們七成均分,若是有所需之物,可以拋除自己所獲份額,然後付出其餘份額的價格獲取,不知道友有無異議?”蒼芥問道。
  之所以先提出利益分配,是為了獲得寶物的時候因為分配不均,從而引發矛盾。
  上海自然沒問題,反正他的目的是陰陽雷核,順便也可以去看看那座遠古種族大殿,他並未奢望能夠從裡面獲得什麼,只是好奇罷了,當然,如果有寶物的話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
  一座尚未被發現的遠古種族大殿,在萬罡殿內是極為少見的,幾乎每數千年才會出現一例。
  畢竟!
  從萬古歲月以來,不知多少前輩在這一塊大地上踏足,早已將各處角落都搜遍了,遺漏的也就只有那些由隱秘結界保護遠古大殿和其餘特殊地域罷了。
  根據以往的歷史來看,向來獲得巨大利益者,都是先尋到遠古遺蹟者,而不少人靠著搜尋到的寶物,實力不斷暴漲,最後達到了原本預想不到的境界和層次。
  在準備了一些東西後,一行人分散開來,或是單獨,或是三三兩兩的外出,這是為了避免被有心人察覺到,上海是單獨外出的,從北門方向走出後,直接飛掠而起,瞬間消失了。
  可是!
  此刻的主罡大殿,卻傳出一個驚人的消息,而這個消息以極速傳播了出去,只是短短半個時辰,幾乎所有主罡大殿的強者們,都得知了這個驚人的消息,頓時間,這個消息在四大區域傳得沸沸揚揚。
  “師弟,你聽說了沒有?”
  “師兄說的可是百罡修者令?”
  “沒錯!第五枚百罡修者令,出現在我們主罡大殿了。”
  “誰拿到了?難道是斬龍師兄?還是雲晨師兄?”
  “不是!聽說是一個不知名的傢伙,此人好像才剛加入我們主罡大殿,被分配在天暗區的第一號庭院中。”
  “第一號庭院……”
  “走,去看看,我倒要看看是誰有這個能耐,竟能獲得百罡修者令。連雲晨師兄這等狠人都無法獲得百罡修者令,一個新入門的傢伙,居然能夠獲得……”
  霎時!
  原本寂靜的主罡大殿,變得喧鬧起來。
  不少人注意到,一些許久未曾露面的強者都紛紛出現了,甚至還有閉關十年以上的實力強大的強者,幾乎所有強者都湧向了一號庭院,每個人的心思都不同,但是大部分都是衝著百罡修者令來的。
  “林師兄,林師兄……”
  在聽聞到消息的那一刻,黎熬早已趕到了一號院,焦急的傳音給上海,可是一號院的結界始終緊閉著,而他的傳音始終無法傳回,看著陸續不斷趕來的強者,他的臉色徹底變了。
  雖然黎熬佔據著二十號房,但並非說他在天暗區的實力就能排入二十內,其實有一些性格孤僻古怪,但實力又恐怖的人物,不屑於居住在這些院落內,基本上都在外面的凶險之地苦修,以至於這些院落空置出來了。
  如今!
  許多終年不見人影的苦修強者紛紛露面,縱使是黎熬都不由感到壓力巨大,此事不但鬧大了,而且鬧得相當的大,從圍在一號院叫囂的上百名強者,就足以看出來了。
  有的則在院落外立下戰書,而有的則直接擋在入口處,一副上海不出來誓不罷休的模樣。
  “林師兄可否在裡面?”白一劍等人趕了過來,臉色頗為凝重。
  “不知!”黎熬搖頭。
  “那估計是外出了,不過此事必須得盡快通知林師兄才行。”白一劍說道:“黎師弟,你沒有林師兄的聯絡方式麼?”
  “沒有!”黎熬苦笑著搖了搖頭,如果有的話,他早就通知了。
  至於白一劍等人趕來告知,是因為上海之前放了他們一馬,其實這些人心性都不壞,加上又同為主脈強者,被擊敗後,對上海是心悅誠服,畢竟,大家都是同出一脈,低頭不見抬頭見,所以得到消息也是盡快趕來通知。
  “哈哈……百罡修者令,注定是我之物。”狂妄的聲音宛若驚天轟雷,在一號院上空響起。
  “誰?”
  “竟敢口出狂言!”
  霎時!
  一些強者紛紛斷喝,可在看到來人之後,連同黎熬等人都禁不住為之色變。
  “陽……陽煞……”

About admin

administrator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