蒼穹的虛空深處。
  四處遍布著虛空裂縫,幾乎化形的罡風和強烈的風暴,肆虐著一切,被吸入裂縫內的任何之物,都會被絞滅,這是一處絕地,縱使是神道境界的大人物踏入此地,也是凶險無比。
  而此刻。
  在這遍布虛空裂縫的凶險之地中,卻屹立著兩名老者,一位鶴髮乾瘦,一位則是滿頭黑髮,渾身滾圓,無論是虛空裂縫,亦或是化形罡風和可怕的虛空風暴,都無法靠近二人半分。
  二人身著金玉長袍,在他們袖口上印著九條罡形的紋路。
  若是有萬罡殿的大人物在此,見到這二人袖口上的紋路,都禁不住會大為吃驚,因為萬罡殿的執掌者,也就是殿主身著的衣服袖口也不過才八條罡形紋路而已。
  “何必趕盡殺絕?”
  鶴髮乾瘦的老者笑道:“不錯,這小子心性不差,能夠對同殿弟子手下留情,還能藉此收攏人心,化解日後恩怨,難怪能夠獲得天罡神訣的傳承。血師兄,你們主脈這一次崛起,勢在必得了。”
  “虛師弟,你未免太抬舉他了。”微胖的老者搖了搖頭,道:“此子太過年幼,雖經歷過一些磨難,但還不夠。雖然他身俱天罡神訣,但所獲的只是單傳,也就注定只有他一人能修習。”
  “這是沒辦法的事,天罡老祖昔年在天罡神訣中烙下了魂印,一旦天罡宗破滅,天罡神訣將會成為單傳,這是魂印的力量,除非有實力超過天罡老祖者,不然是無法解開此魂印,繼續將天罡神訣傳承下去……”鶴髮乾瘦老者嘆了一口氣。
  “實力超過天罡老祖,難,幾乎沒有可能,天罡殿的傳承記載中,天罡老祖的實力近乎於傳說中的‘仙’……”
  “‘仙’……”
  微胖老者一怔,旋即目光透出嚮往之色,“可惜,自從萬古歲月破滅後,已經沒有人能夠達到老祖昔年那個層度了,哪怕是建立萬罡殿的萬罡老祖,也差了一步……”
  “罷了,不提這些了,還是先把目前的問題解決吧。三位百罡真人失踪一事,始終沒任何頭緒,南荒中的各大勢力已經蠢蠢欲動了,就連中荒那些傢伙也出現了一些動作。”乾瘦老者沉聲說道。
  “哼!這些傢伙的手伸得太長了,野心太大,也不怕撐死。”
  微胖老者冷哼了一聲,圍攏在他周邊的虛空裂縫,竟被抹平了,竟然是大道規則。
  “暫時無需擔心,至少五百年之內他們不敢進犯,現在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全力發展才行。主脈和分脈的內耗太大了,如今的新任殿主也有些激進,希望他不要做出過激之舉,令我們萬罡殿陷入萬劫不復之地……”
  “這就需要我們這兩個老傢伙時刻盯著了。”
  “倒也無需擔心,幾位師弟都還在位上,他們不會讓此事發生的。”
  “嗯!尚未出現的事,就無需擔心了,我們只需要積存實力就足夠了。”
  “這些年我們萬罡殿倒是出現了不少資質極高的傢伙,這是好事,也是壞事……”
  “確實!一山難容二虎,你們分脈的洛邪如今風頭正勁,而且此子的心性和能耐都不差,若加以培養,成為下一任脈主倒是可以。”
  “看看吧,此子還需要磨練,如今各大勢力都有資質極高的傢伙,可能即將迎來一次逆天盛事,諸多資質極高的傢伙待在一個時代,也不知是他們的悲哀,還是幸事。”微胖的老者笑了笑。
  “能夠將所有逆天之資擊敗者,絕對能獨領風,騷,成為一代聖主。昔年的源師叔還不是如此,單憑一人之力,對抗八名同境逆天人物,譜寫了一段傳奇。”乾瘦老者說道。
  “是啊!不知這個時代,誰能站到最後。”
  “難說啊,中荒近些年來,也出了一些極為妖孽的人物,恐怕這是一個逆天的時代,說不定會誕生出至高聖主……”
  “這些事誰都無法料定,倒是上海此子,該如何安排?是按照原本安排?還是變一下?”微胖老者問道。
  “此子的能耐還未盡顯,看來他應該還藏有手段,我倒是很期待他會成長到什麼程度,不過,花費數百年的時間來觀察,太過漫長了。依我看,不如就給這小子來些難忘之事……”乾瘦老者忽然眨了眨眼皮。
  “你是說……”
  “師兄莫非忘了,我們年輕之時,可是比現在還要瘋狂得多。如今的年輕人都太謹慎了,完全放不開,主罡大殿內那些小傢伙們也沉寂太久了,是該放出來了……”
  “師弟,你這是以公謀私啊,主脈衰落了上千年,好不容易來了一批不錯的小傢伙,你打算將他們都耗掉不成……”微胖老者臉色一板。
  “我又沒說要讓分脈對付他們,只是想看看上海這小子能夠達到什麼程度,畢竟他可是萬古歲月以來,唯一一個獲得天罡神訣的傳承者,若是太弱的話,豈不是讓人覺得我們天罡傳承一脈太弱了。”乾瘦老者笑道。
  “好吧!不過也被抱太大希望,聽說上海此子才剛達到天道境界,雖然在大道上的造詣遠超同輩,但在靈識上還是太弱了,天罡神訣必須得達到六層以上,才能算是小圓滿,才能發揮出它的恐怖能耐……六層以下,頂多比起高階靈識之法強上一些罷了。”
  “師兄,你可是主脈執掌者,居然對真正的傳承者都沒信心。不過,我倒是挺看好他,以此子的能耐,想必不會比那四個傢伙差,就算差,也不過只有一線之差而已。不知師兄覺得此事如何?”
  “隨你吧。”
  “好!那我就讓人去安排。哈哈……好多年沒看到熱鬧了,這下可有熱鬧可看了,希望上海這小子不要讓我失望才好。”
  “要不要賭一把?”微胖老者忽然說道。
  “賭什麼?”
  “你的紫玉神壺。”
  “做夢!”乾瘦老者瞪眼道。
  “我用昊天神精跟你賭。”
  “好,我跟你賭,說吧,怎麼賭?”乾瘦老者咬了咬牙。
  “就賭上海這小子能夠達到什麼地步。”
  “多久為期?”
  “一年吧!”
  “好,我賭他能夠達到那四個傢伙的程度。”乾瘦老者說道。
  “哈哈……師弟,你注定要輸,這小子資質確實很高,但太年輕,給他個十年,或許能夠達到那個程度,一年……恐怕你要失望了。”微胖老者笑道。
  “誰知道,反正這一年,我不會讓他安穩的。”乾瘦老者幽幽說道。
  “隨你吧,反正你不能助他突破,只能依靠他自己,至於其餘事,你想怎麼做都行,別把主罡大殿給弄壞了,不然回頭我找你算賬。”
  兩位老者笑罵了幾句,隨後分頭離開了,遺留的大道規則,竟支撐著虛空深處,久久無法散去。
  上海完全不知,原本準備安定下來的修煉生活,會因為兩位萬罡殿身份崇高無比的人物一句打賭給改變掉。
  而本來已經趨向於平靜的主脈和分脈,將會在不久後出現巨大的動盪,而這一切都因為一個人……
  ……
  濃郁無比的天地元氣,不管灌入上海的體內,此刻他正站於庭院中,認真的觀摩著前輩高人遺留下來的大道印痕,這些印痕都頗為粗淺,都是前輩高人在天道境界的時候描繪下來。
  正因為粗淺,所以對上海來說,這才是一處寶地。
  畢竟!
  他修煉才數年時間,雖有玄天聖主灌輸自身木屬大道,但對他來說,那些大道太過深奧晦澀了,畢竟那是玄天聖主歷經無數万年感悟所生的,加上二者境界相差太大,所以他至今也只能觸碰到一些皮毛而已。
  這就好像一名才剛踏入修煉一途的靈士,獲得了天道境界高人的傳承一樣,有很多強大的功法和大術,因為沒達到那個境界,很多東西都無法理解和通透,就像一座寶山擺在眼前,卻只能盯著,無法下手一樣。
  上海的情況就是如此,他所需的不是深奧的大道領悟,而是那些最粗淺,也是最簡單的大道。
  一號院內的大道印痕,正是他最需要的。
  時而站著,時而坐著,時而用手臨摹,上海的神情也不斷在變化,時而皺眉沉思,時而目露迷茫,時而恍然大悟……
  各種表情在不斷的變幻著,隨著不斷印證和體悟,他才發現,自己對大道的理解正在一點點增長。
  良久,上海收回的目光,心神頗有些疲憊,畢竟臨摹他人大道,對心神的損耗不小,而且不斷思索和印證之下,心神的損耗可以說是非常的大,若不是太古天魔軀支撐,恐怕早就倒下了。
  三天!
  上海發現自己在庭院已經待了三天了,不過這三天他的體會良多,困擾他許久的問題,也迎刃而解了,經過無數次確定,他選定了一樣最為合適自己的大道作為第二種大道。
  “我有木屬大道,原本最恰當的應該選土屬或是水屬大道的,畢竟這兩種大道對木屬大道都有促進的作用,但是也僅僅只是促進而已,但是雷屬大道卻是不同,它能夠劈木生火,而且所產的乃是極為特殊的雷炎大道,據說擁有三種大道屬性,乾脆就選它了。”上海做下了決定。
  雷炎大道極為特殊,也有人凝成過,只是從未有人提過它的威力如何,只是說它頗為霸道和難以揣測,不可否認,這雷炎大道確實有三種大道屬性,乃是複合的大道。
  別人不知複合大道之威,上海卻是在太古之地內見過,幾種大道本源相撞後,產生出來的威能,幾乎是呈幾何倍提升的。想想,若是在關鍵時刻,迸發出幾何倍的大道之威,對手還能還手麼?
  所以!
  上海才選擇這雷屬大道,就算無法融合,雷屬大道和木屬大道之間也有不小的促進作用,更何況他又不只有揮動大道這種單一的攻勢,所以就算失敗了,對他來說也沒什麼損失。

About admin

administrator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