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一劍等人表情僵了一下,旋即臉一陣紅一陣白。
  “你讓我們滾?”白一劍等人死死的盯著上海。
  “我不想重複第二遍,給你們三息的時間,立即滾出這裡。”上海毫不畏懼的與四人對視。
  “一息……”上海已經在開始數了。
  “你算什麼東西,竟然讓我們滾?”
  “哼!不知死活的傢伙,以為主罡大殿是善地?你的屬院?你有何資格擁有這一號院。”
  “三位師兄,就讓我來教訓一下這個傢伙,讓他知道,口出狂言的代價。”
  先前下巴尖細的強者站了出來,渾身激蕩起了洶湧的火屬大道,一團火焰從他腳下升騰而起,從火紅漸漸變淡,一直到頭頂,幾乎快化為透明的顏色了,恐怖的熱力幾乎要將地面給消融了。
  好強的熱力……
  黎熬臉色變了變,對於這位強者,他並不陌生,以前曾擊敗過此人,沒想到對方竟然有了不小的提升。
  “跪地求饒,並滾出這一號院,我就放你一馬。”下巴尖細的強者冷笑的望著上海。
  “三息已到!”上海的聲音變得冷冽起來。
  陡然!
  整個院落前方的虛空和大地猛烈的晃動了一下。
  上海已經消失在原地了,木屬大道衍化出的生機,宛若春季到來,枯木逢春,萬千草木橫生,這是一種磅礴的生長力量,匯集在一起化成的生機大道之威,是何等的龐然。
  在場所有人皆有種陷入了春季的感覺,這是天地大道衍變的力量,遠非一般大道所能比擬。
  “不好……”白一劍等人神色悚然一變。
  “大道衍變之威……”黎熬面露驚色。
  火屬大道基本上都克制著木屬大道,但在這天地大道衍變的力量下,升騰而起的火焰,猶如一縷火苗遇到了參天大樹壓頂,瞬間被碾滅了,根本就沒絲毫的反抗。
  下巴尖細的強者瞳孔迅速一張,火屬大道被壓滅的他連反應都沒有,就被撲面而來的生機大道給拍飛了出去,身軀更是差點被拍碎,整個人撞在了庭院外的大地上,宛若爛泥一般倒了下來。
  敗了……
  黎熬呆若木雞,此時此刻他才體會到上海的可怕,原本他以為對方實力也就比自己強上三分左右,卻沒想到會強到如此境界,幾乎相當於天道中境的高人實力了。
  更讓他驚悚的是,上海的大道之威竟如此恐怖,揮動之間,還能帶動天地大道的衍變。
  白一劍等人的臉色變幻不定,盯著上海的目光漸漸的浮現出了一絲忌憚,方才那股大道之威,他們可是感受到了的,凝實得可怕,也不知道是如何將大道領悟到這等程度。
  “還不滾嗎?”上海瞳孔一凝。
  “算你狠!不過你打傷了我們師弟,要讓我們離開,沒這麼容易,我要與你一戰,若我勝了,一號院歸屬我們。”白一劍沉聲道。
  “若你輸了呢?”
  “所有東西,全部歸你,連我們的屬院。”白一劍雖然面相陰冷,但倒也是個果決之輩,當即將身上的儲物手鐲丟了出來,身後二人也是如此,沒有絲毫的猶豫。
  “林道友小心,白一劍實力已接近天道中境,只差一步就踏入中境了……”黎熬傳音道。
  “多謝提醒!”上海頷首,望向三人道:“一起上吧,在下沒時間跟你們一個個耗費。”
  一起上……
  不止是白一劍,連同黎熬都面露驚色。
  “林道友……”
  黎熬趕緊開口,或許上海真有強橫的實力,但他也只是天道境界而已,一對一贏面或許不小,但若是一對三就很難說了。
  要知道,白一劍等人可不是普通的天道境界高人,他們可是萬罡殿挑選進來的,每一位資質都極高,而能夠在主罡大殿待到至今,並在天暗區打出名號來,自然不是平庸之輩。
  上海擺了擺手,示意黎熬不用多說。
  “一起上?”
  “這可是你說的,別後悔!”
  “既然如此,小心了。”
  兩位高人動了。
  一個橫身衝掠,土屬大道之勢橫空而出,宛若上百座山峰齊臨,厚重無比,這等大道之威是何等厚重,血肉之軀根本就無法與之正面對抗,哪怕是黎熬遭遇,也得先避其鋒。
  另一位則雙手合十,猛然大喝一聲壓下,狂濤翻湧,水屬大道之威化作驚天水龍捲,每一次揮動,就有驚天波瀾泛起,水龍捲之威就暴增兩三成,彷彿沒有止境般,波瀾不斷翻騰。
  與此同時!
  白一劍也動了,只見他手指蒼穹,虛空中的繁星漸漸浮現,不斷的閃耀著,赫然是星辰大道,北斗七星紛紛被引動,七道星芒從天而降,匯集在他的手指上方,凝聚成了一柄劍。
  星芒繚繞,神華流轉,星辰大道之威盡顯,在這柄劍中,北斗七星像是被凝縮在裡面一樣,七顆星辰緩緩移動,蘊含著星辰運轉的大勢。
  相比起兩位高人,白一劍的聲勢雖不強,但給上海的感覺,卻是最強的一位,甚至他都能感受到了一絲危機。
  這三人不愧是萬罡殿培養出來的精英,比起上海在外遭遇到的天道境界高人還要可怕得多,任何一位比起昔日所遇的天一聖女,僅僅只是弱了一籌而已。
  三人同時動了,以三角的陣勢出手。
  百座山峰齊臨,萬千驚天波瀾匯集的水龍捲,更可怕的還有北斗七星匯集的星辰大道之芒。
  黎熬臉色僵直,如果是他面對這三人的聯手的話,能夠全身而退已經算是幸運的了,要是生死搏殺,說不定會身隕在這三人聯手之下。
  面對三種大道沖襲,只見上海揮動大手,胸膛上浮現出了一顆碧綠色的拇指大小的光點,只見這顆光點破開了,嫩芽生長而出,根鬚蔓延,直至他的周身,瞬息間,一株大樹橫空而起。
  這是一株蓋天神樹,它紮根於天地之間,磅礴的生機,皆由它而生,彷若生機大道的本源。
  “本體大道顯化……”
  黎熬驚得都快說不出話來了,本體大道顯化那是對自身大道領悟的極深的程度才能做到的,主罡大殿之中,能夠將本體大道顯化出來者,屈指可數,每一位都是實力恐怖的狠人,而且那些人都早已達到天道巔峰了。
  上海不過才天道境界,就已經能夠將本體大道顯化了……
  山峰破了,化為了塵土,落入了神樹的根部,被它盡數吸收,無盡的水龍捲,打在神樹上,被樹冠給壓落了下來,擊碎成了密密麻麻的雨點,落入樹幹中,被吸收了。
  至於星辰大道之芒,雖然破開了蓋天神樹的防護,刺入了樹幹中,但卻被擋了下來,搖晃了幾下後,星辰大道盡數破碎,化為無盡的光,被樹冠的枝葉給徹底吸納了。
  轟!
  白一劍三人同時被震飛,臉色煞白,驚愕的看著蓋天神樹,心中不由一震。
  “大道顯化……”
  “這怎麼可能……”
  “你們可以滾了!”上海顯化而出,蓋天神樹化去。
  “你很強,這一點我承認,但是並非大道領悟的深,就能贏得了。”
  白一劍忽然笑道:“恐怕你忘了一件事,這裡是萬罡殿。我們萬罡殿主修的並非是大道,而是靈識之法。或許我們在大道領悟上不如你,但是在對陣之際,最終的勝者為尊。”說話間,他雙眸閃動,磅礴的靈識氣息湧出。
  轟!
  巨爆聲從上海的眉心部位傳來,整個人渾身一顫,原本凝縮的眼眸微微擴散了。
  “靈爆法……”
  黎熬神色再度一變,斷然喝道:“白一劍,你太卑鄙了,竟然對剛入主罡大殿的林道友用靈爆法……”
  “放心,不會傷他,頂多讓他識海晃動三息時間而已。這三息時間,勝負已分了,等他醒轉過來,就可以開始準備離開一號院了。”白一劍擺了擺手,打斷對方的話。
  “離開?應該是你們離開。”
  上海散開的瞳孔,迅速凝縮,恍惚的神情瞬息就恢復了,宛若沒事人一樣站於原地。
  “你……”白一劍等人滿臉愕然。
  靈爆法!
  乃是萬罡殿的高階靈識之法,威力極強,乃是以特殊之法將自己的靈識爆開,用以震擊對方的識海,比起普通的靈識衝擊威力還要強十倍左右。
  白一劍敢用出此法,就是算定上海沒有修煉過靈識之法,不懂得防禦,而且他本身靈識早已達到了天道中境的程度了,比常人要強得多,哪怕就算遇到實力比自己強的,他也有戰胜對方的機會。
  憑著這些優勢,白一劍才能在群強之中脫穎而出,成為十五號院的主人。只是沒想到,原本被震得該呆滯三息的上海,竟在瞬息之間就恢復過來了,而且還沒有絲毫異樣。
  大道比不上,靈識之法更是無法發揮奇效,白一劍等人當即意識到,自己輸了。
  “我們輸了,承讓了,林師兄!”
  白一劍很乾脆,輸就是輸,而且直接改口,因為他感覺到,上海十分神秘,方才的靈爆之後,他的靈識竟然消散掉了,就像是喪失了一樣,不過還好,只需一段時間就能補充回來。
  最關鍵的是,白一劍感覺到,上海可能還有後手,這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……
  一號院的主人,果然不一般,白一劍等人沒說什麼,轉身就走,至於儲物手鐲也放在此地了。
  “等等!”上海說道。
  “還有何事?”
  “我們都已經輸了,莫非還打算羞辱我等?”兩位強者臉色一沉,輸了就是輸了,但他們卻不會輕易就被對方羞辱,哪怕知道打不過,也要再戰一場。
  “林師兄還有何事?”白一劍倒是個人物,拱了拱手說道。
  “儲物手鐲賣給你們,一萬顆天罡晶一個,如何?”上海指向三個儲物手鐲說道。
  “一萬顆天罡晶一個……”白一劍三人同時一愣。
  “買不買?不買就算了。”
  “買!”白一劍當場點頭。
  隨後!
  上海從四人處拿到了四萬顆天罡晶,至於儲物手鐲,他看都沒看一眼,就丟給了白一劍。
  “林師兄,多謝了。”白一劍拱了拱手,隨後帶著三人離開了。
  “林師兄,為何要將儲物手鐲還給他們,以白一劍四人的地位和實力,裡面之物可不止一萬顆天罡晶。”黎熬不解道。連稱呼都改變了,顯然這是主罡大殿的潛在規矩,同輩強者為師兄。
  他感覺上海這個行為有些浪費了,白一劍等人的積蓄不下於他,四人儲物手鐲內的寶物合起來,至少價值十萬天罡晶。
  “都是主脈一系,何必趕盡殺絕。”上海說道。
  “都是主脈一系,何必趕盡殺絕……”黎熬一怔,旋即似乎明白了什麼,拱手道:“受教了。”
  一號院的這一幕,一直被蒼穹上的兩對眼睛盯著。

About admin

administrator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