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月琳迷惑的掃視著周邊,卻沒發現有第三個人在。
  “呵呵!在下五嶽,人稱五嶽上人,方才驚覺此處有異,所以來看看,若是有唐突之處,還望道友見諒。”隨著聲音落下,一名肌膚如嬰孩般紅潤的綠髮老者破開虛空,顯露出身形。
  五嶽上人……
  玄月琳俏顏上滿是震驚和激動。
  這個名號,對於冰雪城土生土長的修煉者來說,可謂是如雷貫耳,五嶽門的創始人,在短短兩百年的時間內,將五嶽壇提升到五嶽門的層次,崛起速度之快,令人瞪目結舌。
  哪怕是最早創立的雪壇和冰壇,都被五嶽門早早甩開了,在冰雪城內,五嶽上人就是一個富帶傳奇色彩的人物。
  雖身為雪壇弟子,但玄月琳在雪壇中,卻是多次聽聞壇內長老提及五嶽上人的時候,都是滿臉的敬佩之色,甚至還將之當為楷模。可以說,她是聽著五嶽上人傳奇成長起來的新一代修煉者。
  可惜!
  自從二十年之後開始,五嶽上人就長期閉關,極少外出,哪怕是五嶽門的長老等人也很難見得到他。
  據傳聞,五嶽上人早已達到靈聖中境,距離下一個境界只有一步之遙了,具體真正境界達到何等程度,暫時還無人清楚,就算是雪壇的壇主和余大長老見到他,都會禮讓三分。
  沒想到,會在這裡見到這樣一位傳奇的前輩人物,玄月琳難以抑制心中的激動。
  嗖!
  五嶽上人目光閃爍了一下,眼眸深處倒映出五色重岳,這是一種靈識運用之法,沉重無比的靈識碾壓了下來。
  試探?
  上海瞇了瞇眼,感知中並沒察覺到對方有殺意,不過如此唐突的用靈識試探,卻是令他感到不大舒服。
  “哼!”上海冷哼了一聲,龐然如淵的靈識伴隨著聲音凝聚成一柄神電巨劍,比起那座模糊的五色重岳更加凝實。
  五色重岳,瞬間被穿透,五嶽上人臉色勃然一變,迅速收回了靈識,目露愕然的看著下方的上海,他原本見對方年輕,所以才用靈識試探,沒想到此子的靈識竟遠遠超過他。
  如果方才不是試探,而是出手的話,恐怕對方會直接轟入他的識海,一想到這裡,五嶽上人的臉色再次變了變,被如此恐怖的靈識衝擊,識海肯定會受創,屆時想要恢復都很困難了。
  幸好!
  沒有想過要與此人交惡,不然就難以收場了,而且,此人還斬殺了靈聖境界的餘大長老,看對方氣息平穩,沒有絲毫紊亂的跡象,顯然擊殺餘大長老並不費甚麼力氣。
  餘大長老雖然只有靈聖境界實力,但卻擁有一套奇特的紫光法劍,就算對手靈聖中境的絕頂高手,也有一戰之力,能被對方如此輕易轟殺,那麼此人應該是用強大的秘術隱藏了實力。
  至少靈聖中境以上,再加上如此恐怖的靈識,幾乎是沒有戰勝的可能性,而且此人來歷還未查明,誰知道是不是某個大勢力培養出來的,五嶽上人心思翻轉極快,霎時就心中下了定義,只能結交,不能為敵。
  “這位道友,方才多有得罪之處,還望見諒。”五嶽上人拱了拱手,抱歉的說道。
  “無妨,到了我等這種境界,對手難尋,初次見面,見獵心喜之下切磋一二也很正常,又沒有深仇大恨,何必傷了和氣。”上海擺了擺手說道。
  其實他不是不想解決這個五嶽上人,而是因為靈識衝擊的時候,對方識海內有某種異寶,竟擋住了他的靈識衝擊,而且這五嶽上人實力極強,至少達到了靈聖中境以上,有可能快步入靈聖巔峰了。
  當然,這五嶽上人來這裡,也不是隨意逛逛那麼簡單,無非就是抱著看看有沒有兩敗俱傷的目的,若是有機會的話,斬殺雙方,奪取對方身上的寶物。
  要知道,靈聖境界高手之間對戰,最忌第三者到來,除非是交好的朋友,或是有多人在場。
  而剛剛的試探,可不是簡單的試探。
  “道友說的確實有道理,無深仇大恨,何必傷了和氣。”五嶽上人朗聲笑道:“不知道友姓名?”
  “林天!”
  上海報了個假名,顯然這五嶽上人並沒認出自己,這讓他稍微放心了不少。不過想想也是,東荒幅員廣闊,各大聖地之間要相互往來,都要藉助星門來穿梭虛空。
  否則,哪怕是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,要想從一個聖地到另一個聖地去,至少也得十年八載的時間。當時在妖魔戰場內的,大部分都是各大聖地,以及強大勢力的絕頂高手而已,其餘勢力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存在,縱使知道,也未必能夠認得出來。
  可惜。
  老不死的改變氣息的大術,需要靈王境界以上才能施展,不然他早就改變自身氣息了,也沒必要這般擔心。
  “林道友,可是第一次來冰雪城?”
  “嗯!初次外出歷練。”上海隨口胡謅道。
  “初次外出……”
  五嶽上人神色微微一變,望向上海的目光帶著些許忌憚和敬畏,靈聖境界才初次外出歷練,這說明了什麼?要么是大勢力的核心培養對象,要么就是不世出的萬古世家嫡子,無論哪一個身份,都是極為驚人的。
  “那林道友可是要好好在我們冰雪城中待上一段時日哦,讓在下好好做個東,當是方才魯莽的賠罪如何?”五嶽上人邀請道。
  “我還有一些事,恐怕不能多待……”上海皺眉說道。
  “林道友到冰雪城來,難道不是為了參加這一次的聖臨會而來的?”五嶽長老奇道。
  “聖臨會?”上海面露迷惑。
  “道友真不知?在下就跟道友解釋一番。”五嶽長老落了下來,與上海並齊而立。
  玄月琳恭敬的退到一旁,此時的她一聲都不敢吭,連挪都不敢挪腳步,微微低著頭,唯恐打擾了這二人的談話,不過哪怕是站在一旁,她都頗為激動,沒想到玄伯隨手救下的男子,竟是一名不下於五嶽長老的絕頂高手。
  要知道,靈聖境界之間也是有細微的地位之分的。
  靈聖境界與靈聖境界,自然是同輩,若是遇到靈聖中境,縱使是同輩,也會禮讓三分,這就是實力帶來的地位差距,而五嶽長老與上海並齊,那就代表著二人身份相當。
  靈聖境界以上的絕頂高手……
  玄月琳咬著下唇,不由有些緊張,她的心思有些亂。
  經過五嶽長老的解釋,上海才明白,這所謂的聖臨會是怎麼回事,原本只是大夏國的靈聖境界高手們之間的聚會,主要用以交換所需的材料,或是出售自己身上不需要之物,換取所需之物。
  這種聚會已經延續了五百年。
  漸漸的!
  大夏國周邊的大炎國,大商國等靈聖境界的高手們都加入了進來,結果這個聚會越來越大,於是,各國的靈聖境界絕頂高手們一致決定,每過十年就舉辦一次這樣的聚會。
  以物換物……
  上海頓時有些心動了。
  當然,靈聖境界高手們交換之物,也不是凡物,如果是靈藥的話,至少是七品以上才能換取,而且據五嶽長老說,歷年都有一些稀有的天地至寶出現,不過要換取這些至寶,並不容易。
  他正愁萬年玄根沒拿到手,現在倒是個機會,可以去看看,因為有很大機會遇到延壽之物,他只有一年的壽元,迫切需要延壽的寶物。除此之外,他還想碰碰運氣,看有沒有碰到有人出售聚魂器,此物是複活沐凝雪最重要的東西。
  “老不死,你覺得怎麼樣?”
  “去,這種場合豈能不去,天地至寶啊,歷年來不知有多少看漏眼的寶物,若是能夠撈到一兩件,那就賺了。萬古歲月之時,還有人漏眼,將一件半道器當成天器賣出去了呢……”
  “半道器當成天器賣出去?”上海徹底無語了,這眼漏得也太厲害了,簡直就是漏了個大窟窿。
  漏眼這種事,也不是常有的,主要看個人的氣運。
  隨後,上海與五嶽上人約定了明日前去五嶽門拜訪,五嶽上人才告辭破碎虛空而去。
  “走吧!”
  “是!前輩……”玄月琳怯怯的跟在後面。
  “不用喊前輩前輩的,叫得我都老了,你就跟月瑤一樣,喊我為林大哥吧。”上海說道。
  “這……”玄月琳一怔,旋即美目中透出難以抑制的驚喜,“林……林大哥……”
  “嗯!”
  上海瞥了一眼她的手上,注意到她雙手小心翼翼的抓著那一件中階玄器,如同寶貝一樣,唯恐此物損壞了一樣,這是一柄劍型的玄器,上方還刻著雪壇的印記,顯然是雪壇送給優秀子弟用的。
  叮!
  清脆動聽的聲音傳來,他已經取出了一件劍型的泛著淡淡寶光的中階靈器,雖然只是中階靈器,但此物卻比一般高階靈器還要鋒利得多,顯然是用了不少好材料煉製而成的。
  “林大哥?”
  玄月琳迷惑的看著上海,目光卻緊緊盯著那一件中階靈器,眼神透出難以掩飾的喜愛之色。
  “喜歡嗎?”
  “喜歡……”玄月琳下意識脫口而出,話剛說完,趕緊閉上嘴。
  “拿去吧,好好修煉。”上海遞了過去。
  玄月琳遲遲不肯接,她有些不敢相信,自己能夠獲得一柄中階靈器,要知道這種品質的靈器,也就只有雪壇的核心弟子和長老才能擁有,價值極為高昂,一般修煉者根本就買不起,感覺就像是在做夢一樣。
  當中階靈器入手之後,她才反應過來,這不是夢,是真實的,觸手之下,劍身冰寒之際,彷彿裡面封存著一枚無法融化的冰晶。
  隨後!
  二人返回了冰雪城,一路朝玄月琳家中走去。
  上海本不想打擾,但明日還要去五嶽門,索性只能暫住在玄月琳家了,順便到時候指點一下玄月琳的修煉,算是還了玄伯的人情,這個人情是必須得還,因為老不死說過,境界越高,對心境的要求就越高,若是有因果未了結,就容易化成心魔。
  玄月琳偶爾會提問一兩句修煉之事,上海也一一為之解答,身為高境界者,指點低境界的修煉者,只是隨手拈來的事罷了,隨口解答一兩句,就令玄月琳感悟極深。
  就在二人一邊說,一邊走回到家門,看到眼前的一切的時候,玄月琳表情一僵,上海也是一愣,臉色當即陰沉了下來。

About admin

administrator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