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沒錯!是我殺的。”上海回答的很乾脆,就算否認也沒用,顯然這余天慶身上被施展了某種秘術,只要遭遇凶險,這位餘大長老就會得知,不然他也不會這麼快就趕來。
  “好!好!非常好!”
  餘大長老連叫了三聲好,但臉已經發青,濃烈的殺意沒有絲毫的掩飾,“既然敢殺我孫兒,還敢承認,本座倒要看看,你有多大的能耐。”說話間,天空轟的一聲巨響。
  黑雲化作舉手,帶著恐怖的威能,從天空壓了下來,像是天神的手,滾滾濃雲化作百萬鈞力量。
  玄月琳美目透出一絲恐懼,嬌軀顫栗不已,渾身彷彿失去了所有力氣一樣,連手指都難以動彈一下,靈聖境界高手的威能太恐怖了,根本不是她一個剛剛達到靈師一境能夠接觸得到的。
  雖然她修煉多年,也從雪壇弟子那聽聞過靈聖境界實力的強大,但也只是聽聞而已,雪壇的大長老從未出過手,如今一見之下,她才明白,靈聖境界擁有著翻山倒海威能,並不是虛言。
  在這股恐怖的力量下,哪怕連一絲反抗的心思都難以生起。
  “老不死,只能靠你了。”上海苦笑道。
  “知道了。”
  老不死很清楚,上海現在的身體情況,面對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,根本就沒有任何勝算。
  妖族皇者聖骨早已凝聚了強盛的妖芒。
  “等等……”上海忽然喊道。
  “怎麼?”
  “不用了,我自己來。”
  上海嘴角掠起一抹微笑,運氣還真是不錯,竟在這個關鍵時刻,身體的紊亂停止了下來,這也就意味著他能夠運用真正的威能,而不再因為限制,而只能運用靈師境界以下的威能了,雖然只能運用半刻鐘時間,但已足夠了。
  唰!
  雙目中金黑色神芒流轉。
  上海的體內,發出了遠古洪鐘般的震響,一聲接一聲,一聲比一聲大,震得虛空開始晃動了起來,原本低弱的氣息,霎時變了,強絕霸道的氣勢,像是從地底甦醒的蒼龍,轟然炸起。
  黑雲巨手拍落,旁側聳立的山峰,被從頂部直接蓋壓下來,山峰轟然破碎,大手繼續壓下,山峰徹底被夷為平地。
  玄月琳已經徹底呆滯住了,不是她不想動,而是無法動,面對這股恐怖至極的威能,她連動一下手指都困難,更別說挪動腳步逃離了,黑雲大手不斷放大,交織的狂電,攝人心魄。
  呲……
  一道金黑電芒閃爍而過。
  玄月琳瞳孔中映射出一道不是很魁梧的身影,這道身影的主人正擋在她的前方,右手猛然抬起,五指大張,迎向了黑雲巨手。
  與齊天而至的黑雲巨手比起來,這隻手掌小得可憐,就像是剛發芽的樹苗與千年大樹的區別,可以想像得到,接下來的一幕,這隻手掌將會被徹底的壓成碎片。
  玄月琳嚇得不敢看,可她連闔上眼皮的力氣都沒有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。
  轟……
  滔天巨響傳出。
  她的瞳孔迅速擴大,眼神中充斥著極度的震驚,因為在她看到了永世都難以忘記的一幕,那隻手掌,竟拍碎了黑雲巨手,如果不是親眼見到,她還真不敢相信。
  這一幕,就像是雞蛋撞在石頭上,雞蛋完好無損,石頭卻碎了一樣。
  實在太不可思議了。
  黑雲中的餘大長老滿臉震驚之色,看著渾身氣血如無盡汪洋的上海,他的臉色頓時變幻不定起來,活了那麼多年,他當即意識到,眼前這個小子絕對是與自己同等境界的絕頂高手,甚至還要更強一籌。
  方才這小子沒有顯露出真正的實力,肯定是用了他無法察覺的秘法遮掩住了氣息。
  餘大長老神色陰晴不定,方才放下豪言要斬殺此子,明顯是沒有挽回的餘地了,現在他騎虎難下,想起自己那不爭氣的孫子,竟給自己惹來這麼一個深藏不露的大對頭,他恨不得一掌將這不爭氣的傢伙拍死算了。
  不對!
  人已經死了。
  就算想拍,也沒機會拍了。
  同為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,餘大長老很清楚,要轟殺對方很難,因為到了這個境界後,除去強大無匹的實力外,哪一個不是活了近百年的人精,沒有絕對超過對方的能耐,是很難擊殺對方的,若是引來對方拼死相鬥,最終後果是兩敗俱傷。
  不過,就這麼灰溜溜的離開,餘大長老可不會這麼做,左右思索了片刻,當即咬了咬牙,拼了,大不了損失一些法劍罷了,找機會補齊就行了,心念一動,他已經取出了一套法劍。
  這一套法劍泛著紫色的氤氳寶光,赫然是一套中階地器,而且還是一整套的,價值甚至還高於高階地器,這一套法劍一共有一千柄,施展出來,每一柄可以幻化十道劍光,威力極大。
  這套法劍,是餘大長老在一次偶然的機會,誤闖入一個萬古歲月之前的高人洞府內發現的,並將之祭煉了二十年,還學會了運用上方的法劍星陣,施展出來哪怕是靈聖中境也不敢輕易觸其鋒芒。
  “小子,給你一個機會,將身上所有東西送上來,彌補本座的傷痛,那麼此事就這麼揭過了。”
  餘大長老眼睛微微一瞇,反正他的子嗣不少,死一個倒是無所謂,大不了再讓後人多生一些。
  “所有東西送上來,就揭過此事?”
  上海笑了,這餘大長老還真是貪心不足,方才出手,顯然沒有震懾到這老傢伙,或許這老傢伙手裡還有依仗,目光不由投向了那一套懸浮的法劍,難道就憑這個?
  “沒錯。”
  “你沒睡醒麼?你孫子想殺我,我難道還要伸著脖子給他殺?現在你找上門,仗著實力強橫,想要碾壓我,見我實力不弱於你,又改主意,想要套取我身上之物?”
  “既然你不肯和解,那就別怪本座無情了。”餘大長老面露怒色,右手朝上一拖,上千法劍發出陣陣嗡鳴,一條條的細微道紋交織在一起,足足有一百餘道左右。
  一百以上的道紋……
  上海眼神透出凝重之色。
  要知道,能夠達到一百以上的道紋威能,至少是靈聖中境了,這等境界的殺傷力極為可怕,稍有不慎就會身隕,很顯然,這一百道紋,是這一套古怪法劍凝生出來的。
  沒想到這餘大長老手上竟會有這等強大的一套法劍。
  “去!”
  餘大長老一喝。
  咻咻……
  十萬劍光齊射,威能是何等的恐怖,所過之處,虛空盡數被刺穿,迸裂的碎片,被劍光絞殺在一起,紫色的光暈,上百道紋橫生,這十萬劍光已經組成了一個陣型。
  在陣型的配合下,十萬劍光的威能暴漲。
  難怪餘大長老會如此自信,光憑這十萬劍光組成的陣型,縱使無法絞殺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,也足以重創對方了。
  可惜!
  餘大長老遇到的不是一般的靈聖境界絕頂高手,而是擁有太古天魔軀,並修煉過九死仙術的上海,在經歷第一死之後,不但境界突破了,他的體魄已經超越了以往。
  殺!
  上海低喝,一拳轟出。
  樸實無華,但卻具有了一絲天地氣息蘊含在其中,彷彿,這一拳就是一方小天地,這就是太古天魔軀的真正可怕之處,軀體自成一方天地,這是他在達到靈聖境界後,才擁有的。
  境界越高,太古天魔軀的真正可怕之處才會盡展,修煉到極致之後,舉手抬足之間,都蘊含著可怕的天地之威,因為它就是天地,天地就是它,二者相融,不分彼此。
  當然,上海還無法達到這種程度,但對付餘大長老已經足夠了,他甚至連天魔九殞都沒施展。
  嗙嗙嗙……
  密集的金鐵撞擊聲傳遍了整片虛空,上海如同一柄無上神矛,通體金黑神芒環繞,所過之處,劍光紛紛被殞滅,斬在他身上的劍,紛紛被震開,他的體魄太可怕了,除非是天器,任何地器都難以傷及到他。
  十萬劍光化成的可怕劍龍被沖得支離破碎,餘大長老驚得眼珠都快瞪出來了。
  “這小子難道是個妖孽,他體魄怎麼會達到這種恐怖的程度,連紫光法劍都難以傷到他分毫……”餘大長老額頭滲出了冷汗,有生以來他第一次遇到這種令他沒有絲毫對策的情況。
  轟……
  上海的拳頭砸在餘大長老的身上,還未等他反應過來,軀體已經完全爆碎了,凝聚在高空中的黑雲,霎時消散得無影無踪,而那一套紫光法劍,則被上海隨手一抓,隨後撈起了掉落的儲物袋。
  唰!
  上海已經落回到了地面上。
  玄月琳美目滿是驚愕,性感而紅豔的嘴唇微啟,顯得誘人無比,也不知是害怕還是什麼,嬌軀微顫,因為她親眼目睹了這一切,高高在上的雪壇大長老,竟被眼前這名男子轟殺了。
  靈聖境界的餘大長老都被斬殺了,那麼眼前這個男子,他到底達到了何等恐怖的境界?
  再看那破碎的虛空,玄月琳心顫得更厲害了,原來靈聖境界以上的絕頂高手擁有的力量遠超她的想像之外,看著緩步走來的男子,她感覺就像是面對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山大岳一樣。
  “好了,沒事了。”
  上海撤去了身上的氣勢,靈聖境界的氣勢對於靈師一境來說,太過恐怖,稍有不慎,就可能令眼前佳人香消玉損。
  “前……前輩……”玄月琳目露敬畏,嘴唇蠕動了片刻,才艱澀的喊出這一句話。
  “你放心,我不會殺你,你父親曾救過我一命。不過今日之事,你最好不要向任何人提起,否則我不但會有麻煩,你也會給玄伯和月瑤帶來麻煩,你明白了嗎?”上海告誡道。
  “是!月琳謹記前輩之言,永世不向第二個人提起,哪怕只言片語也不會。”玄月琳當即應聲,玄伯和月瑤是她的家人,也是她最愛的人,哪怕上海不提,她也不會向任何人道出此事。
  “嗯!知道就好。”
  上海話剛說完,眉頭皺了皺,銳利至極的目光投向虛空中,“這位道友,既然來了,為何不現身?”

About admin

administrator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