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你殺了我的兄弟?”粗獷男子目光陰霾的盯著上海,臉頰不斷抽搐,眼神中透出森森的殺意。
  這就是流寇中的老大?
  上海頗有些意外,原本還以為是某個心機深沉的梟雄人物,卻沒想到只是靠著靈王三界實力壓制流寇的大漢罷了,不過想想也是,從流寇們平常的習性來看,就可以看出來了。
  如果對方的心機深沉一些,是不會輕易現身的。
  早知道這流寇的頭目會是這樣,乾脆當時就直接殺進來了,何必費這麼多的周折。
  “老不死!輪到你出手了。”上海喊了一聲。
  “呀呀個呸,你小子把本尊當苦力了?”老不死抱怨了一聲,不過還是嗖的飛射而出。
  妖族皇者聖骨橫立,璀璨的妖芒大放,恐怖的威能充斥了整個石寨。雖然老不死攻擊很弱,但那是相對於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而言,若是靈聖境界以下,根本就難以抵擋這股氣勢。
  沒有絲毫懸念。
  中年男子被壓得當場吐血昏死過去,而粗獷男子則被震得當空摔落下來,妖族皇者聖骨橫空一拍,直接打在中年男子的胸口上,雖然老不死能運用的威能極為有限,但妖族皇者的實力是何等可怕,與聖主相當,哪怕遺留下來骨骼,也具有莫大的威能。
  嘭!
  中年男子除去頭骨外,渾身骨頭被震碎了。
  “這麼弱?”上海有些吃驚。
  “奇怪!這傢伙竟弱到如此程度,讓本尊看看。”老不死也暗暗稱奇,就算是靈王三界的高手,也該有些反抗的能耐才是,不至於連一點反抗能力也沒有吧?
  “怎麼樣?”上海問道。
  “你爺爺的,這傢伙竟沒修煉過任何功法和術法……”老不死驚叫道:“這是一朵奇葩啊,修煉到靈王三界,還沒修煉過功法,難道這傢伙是吞食了天地至寶,還是有大際遇,被某個高人灌體……”
  話還未說完,老不死和上海對視了一眼,二人眼睛分別一亮,這幫流寇絕對有秘密。
  “小子,你來弄醒他,問問到底怎麼回事。”老不死退到一旁。
  “嗯!”
  上海走上前,一腳踢在粗獷男子的背上。
  咳咳……
  一大口血吐了出來,粗獷男子甦醒過來,見到上海,臉色變得無比難看,“你……你到底想做什麼。”
  “說實話,你是怎麼修煉到靈王三界的?”
  “我……”粗獷男子瞥了早已昏死的中年男子一眼,支支吾吾半天,愣是沒憋出一句話來。
  “不說是吧?我知道你們流寇不怕死,所以我也不會用死來威脅你。但是,我有很多辦法,能夠讓你生不如死……”上海蹲了下來,語氣平淡的說道。
  這粗獷男子開始倒還嘴硬,死得不願說,等到老不死出手之後,一陣鬼哭狼嚎,要知道老不死活了那麼多年不是白活的,至少懂得一些特殊的手段,折磨了這粗獷男子片刻後,這傢伙終於鬆口了。
  原來這些人本就是大夏國龍城外不入流的流寇,由於實力太差,不敢劫掠有強大武力的行商,所以偶爾會搶奪過往的普通路人的錢財以維持生計,在一次劫掠過程中,粗獷男子等人遇到紮手的貨色,不但沒劫掠到,還被對方給追殺,後來才知道是雪壇外出遊歷的弟子。
  粗獷男子一路逃亡,結果不慎一腳摔到了懸崖中,本來他會被摔死,哪知道落入洞裡面,原本重傷的他只能等死了,卻發現有一個散發著濃郁乳香味道的水池。
  失血過多之下,粗獷男子口渴難耐,忍著劇痛喝了一口,結果他身上的傷勢不但好轉了,而且體內還衍生出了一股強大的氣流,這股氣流令他擁有了難以想像的力量。
  再這之後。
  粗獷男子時常飲用,結果力量越來越強,他才意識到,這池子裡的水是寶貝,隨著實力提升,他自然回去了,偶爾會去飲用一些池子內的水來提升,依靠著強大的力量,他組織了一幫兄弟,並培養了他們。
  隨後事情就很簡單了,由於他們手段太過激烈,以至於龍城派出了大量高手圍剿,最後只有他和幾名兄弟逃離了,不過他卻是在離開的時候,裝了一大口袋的池水。
  逃亡千里後,來到冰雪城附近,最近三個月,才開始在這里扎根下來,雖然擁有強大的力量,但他卻沒學過任何功法和術法,以至於在和修煉者的交鋒中,常常吃虧,所以他才打算劫掠冰雪城的一門三壇。
  “把池水拿出來。”上海沉聲道。
  “在儲物袋裡。”
  隨手將粗獷男子身上的儲物袋取了下來,上海翻開之後將所有東西全部倒出。
  嗖……
  老不死已經搶先一步,將一個獸皮袋撈在手裡。
  “哈哈,林小子,這下看你還跟本尊搶。”
  老不死興奮不已,直接打開了口袋,一股濃郁的香味撲鼻而來,聞上一口,都能令人精神為之振奮。
  “這是……”
  “仙靈液……”
  老不死聲音也變得激動起來,“此物可是天地至寶之一,由靈液經過不知多少萬年,凝縮而成的,若是服用下去,卻能夠迅速提升修為,這等仙靈液,哪怕是對天道境界的高手也有效果。”
  “還有多少?”上海心念一動。
  “本尊看看……”
  老不死發出震天悲鳴,“你爺爺的,怎麼只有三滴了……”那副模樣就像是被人奪了心頭肉一樣。
  “別叫了,等找到那個山洞後,指不定還有更多。”上海說道。
  “這倒也是……”老不死瞪了一眼粗獷男子。
  隨後!
  上海將粗獷男子和中年男子一併解決了,這二人作惡多端,死在他們手上的無辜平民不知有多少,算是死有餘辜。
  令上海感到遺憾的是,流寇手裡並沒有萬年玄根,而是他們故意傳出的假消息,想引來一門三壇的弟子罷了,至於那個派送禮物的世家,也早已被他們給滅口了,連五嶽門都無法察覺此事。
  ……
  房間內!
  兩名男弟子焦急不安的來回走動著,余天慶自從跟著流寇走後,就一直沒消息了,這才是他們最為擔心的。
  要知道,余天慶可是他們的救命稻草,若是出了事的話,那他們也一樣要死在這裡。
  方才聽到外面傳來打鬥,他們的心頓時繃到了嗓子眼,打鬥的聲音很快就消失了,等了許久,依舊沒任何動靜,也沒人來,這更讓他們不知所措起來。
  玄月琳也是滿臉憂色,不過她還算比較鎮定,沒有顯得過於慌亂,只是此刻外面悄無聲息,這就更令人擔憂了。
  昂!
  門被打開了。
  光線一下從門外照了進來,一時之間,出現了短暫的目盲,看到站於門口的人影,兩名男弟子頓時煞白無比,冷汗順著額角滴落下來,玄月琳也為之色變,蔥白般的細嫩小手下意識拽住了唯一的一柄中階玄器。
  “出來吧,沒事了。”熟悉的聲音從人影處傳來,同時人影側了一下身,任由光線照在自己臉上。
  當看到是上海的時候,玄月琳緊繃的心微微鬆弛了下來,眼眶禁不住有些發紅。
  兩名男弟子當即一愣,半響才反應過來。
  “是你……”
  “你怎麼沒死……”
  二人下意識脫口而出。
  “我命大,那些流寇要殺我的時候,突然出現了一位前輩高人,將他們給全部斬殺了,而我也逃過了一劫。”上海將事先準備好的理由搬了出來,他也沒辦法,如果讓這三人知道是自己出的手,屆時會引來一場不小的轟動,到時候要是被各大聖地得知,那就麻煩了。
  就算是他全盛時期,也未必抗衡得了一個聖地,更別說諸多聖地了,所以只能編個理由。
  “前輩高人?”
  “難道是我們雪壇的大長老?還是老祖來了?”兩名男弟子頓時面露驚喜,能夠逃過一劫,畢竟是好事,二人趕緊衝出門外,就在路過的時候,上海隨手拍了拍他們的肩膀。
  “慢點,那位前輩早已離開了。”
  上海不著痕蹟的收回了雙手,這二人曾懷過殺自己的心思,在他們生起這個想法的時候,就已經是死人了,方才兩掌看起來無力,但威能卻早已灌入了二人體內,只要過一兩個時辰,這二人就會死於非命。
  玄月琳三人走出了房屋,看著周邊滿地的殘肢碎片,當場就吐了,場面實在太血腥了。
  在吐了片刻後,三人才恢復過來。
  嗖……
  突然遠處射過一道金光。
  “那是什麼……”
  “好像是寶物,能夠飛的寶物,師弟,師妹,我們快追。”兩名男弟子眼睛一陣發亮,朝著那一道金光追了過去,玄月琳緊步跟上。
  看著離開的三人,上海隨後才緩步跟了上去。
  行走了大約十里左右,他就遇到了一臉焦急的玄月琳。
  “你怎麼一人在這裡?你兩位師兄呢?”
  “不知道,方才我們追著那個寶物,兩位師兄莫名其妙的就不見了踪影。”玄月琳無奈的說道。
  “估計他們先走一步了吧,要不我們一起結伴回去,說不定回到雪壇就能遇到他們了。”
  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  玄月琳點了點頭。
  二人並行,一路上二人都沒怎麼交談,玄月琳不像月瑤那般古靈精怪,性格要沉穩得多。上海欠玄伯一個人情,自然不會將她獨自一人丟在這裡,只能先將她護送回冰雪城了。
  走到一半,上海突然停下了腳步,神色霎時變得凝重起來。
  “怎麼了?”
  “沒什麼……”
  上海搖了搖頭,不過目光卻瞥了一眼天空。
  驀然!
  晴朗的天空霎時變得昏暗起來,漫天烏雲籠罩,足足遍及十里的範圍,濃郁至極的烏云不斷凝縮,一張蒼老的面容顯露而出,轟隆隆,雷聲陣陣傳出,雄渾的威壓籠罩了下來。
  “大長老……”玄月琳大驚,頓時面露敬畏,趕緊跪下拱手,“雪壇弟子玄月琳見過大長老。”
  她曾有幸見過大長老一面,不過卻是在壇中慶典中,當時大長老出現的時候,伴隨著密布的沉沉黑雲,那種超越普通修煉者所能擁有的威能,如今她依舊記憶猶新,現在再次遇到,更是心顫不已。
  “本座愛孫余天慶可是你殺的?”烏雲中的蒼老面容透出怒色,一對銳利的目光,死死的盯著上海。
  什麼?
  玄月琳一愣,怔怔的看著旁側的上海。

About admin

administrator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