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炼对极境之地的五大部族来说,可是一年一度的大盛事,历年都在银风部族举行,今年也不例外。
  “参加这一次圣炼的各部族高手,不少人实力比起当时所遇到的巢姓男子等人都不弱,其中还有个别气血旺盛,难以一眼看出实力的年轻高手……”上海扫量着过往的各族年轻高手。
  突然!
  上海额头上的族印一下亮了起来。
  过往的木族高手们也停下了步伐,在他们身上的各个部位烙印的族印,都不约而同的亮了。
  “我是圣殿神木坛长老林修阳,所有参加圣炼的木族各部族成员,到银风部族东部大门集合,限定半柱香时间,过时取消圣炼资格。”浑厚的声音,宛若洪钟般,在诸多木族的高手耳边响起,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说得清清楚楚。
  好可怕的修为……
  不少使用过族印的木族高手们吃惊不已,族印他们也用过,但以众人的实力,最多只能传递自己的位置而已,而且范围也有限,一般传递位置给一位同族高手,能够达到五到十里的范围。
  若是传给多人的话,范围会迅速缩小,十个人是在场所有木族年轻高手的极限了。
  族印传递消息也与个人修为有关,如果是灵师境界的高手传递,最高能达到五十里,而且能够传递出略微清晰的消息。
  这名林修阳长老,不但站在距离此地八十里左右的东大门用族印传递话语,而且还是对数百名木族年轻高手传递,声音还如此清晰,表达这般清楚,可想而知,这名神木殿长老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了。
  不止是木族的年轻高手,金族等部族的高手们也随之停在原地,身上族印闪烁不断,一个个神情各异,明显也接到了各坛长老的消息。
  参加过上一次圣炼的木族各个部族年轻高手,二话不说,立即展开身形,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东部大门。
  半柱香的时间,赶八十里的距离,时间极紧,一旦没及时赶到,就会被取消这一次圣炼的资格。
  “给我让开!”
  一名满脸络腮胡,眼角有着一道划痕的高手突然一掌按在上海的肩膀上,顿时一股磅礴的魔元冲击而来。
  偷袭……
  上海眉头一皱,立即运转“天罡神诀”涌入体内的魔元,顿时被带起,瞬息落入左腿之中,抬腿狠狠朝地上一踏,嘭的一声脆响,坚实的金属地面被踩凹下去了一层。
  络腮胡男子已经掠到了远处,转过头看了一眼,见到对方脚下被踩凹下去一层的金属地面,不由露出错愕之色,当看到对方脸色泛白,呼吸急促后,嘴角掠起一丝冷笑。
  唪!
  络腮胡男子已经混入人群中,失去了踪影。
  上海深吸了一口气,煞白的脸色顿时恢复如初,目光迅速扫视了周围,注意到一些过往的年轻高手,忽然趁着旁边的人不注意,“不小心”的用肩部,或是腿部,甚至是将暗藏在手里的刀刃,令过往的粗心大意的年轻高手捂住腹部,满脸痛苦的蹲在地上。
  只要能毁掉强大的对手,无所不用其极!这就是圣炼。这些蔓罗都有意无意的提过一些,但当时他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,现在才意识到,圣炼远远没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  四成以上的高死亡率,为了获得圣液洗炼,为了能够进阶更高层次,为了排除掉对手,哪怕是熟悉多年的朋友都会拔刀相向,修炼一途,能够位居顶端的绝顶高手都是踏着无数对手,甚至是熟人的尸体爬上去的。
  别怪圣炼残酷,因为名额有限。
  “看来,圣炼的竞争在这一刻已经开始了。”上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脚下一动,犹如狂风般掠向的东部大门,为了防止被过往的年轻高手暗算,他放慢了一些速度。
  虽然所有人都希望解决掉有不小威胁的对手,但大部分都还在努力克制着,除去一些运气较好的早已赶到各个大门外,大部分人都在赶路途中,半柱香的时间太紧了,若不及时赶到集合处,就会先被淘汰。
  银风部族的普通族员和灵士,早在昨日就迁移到了其他部族去了,现今留在这里的,几乎都是参加这一次圣炼的年轻高手。
 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,不少年轻高手凭着自身的速度,已经赶到了五十里处,一些速度慢的为了加快速度,不惜过度损耗,结果跑到一半后,损耗过大之下,脸色有些难看。
  有一些甚至损耗了大半,被过往的实力较强的年轻高手偷袭,从而昏死失去了参加圣炼的资格。
  速度快的,修有一些加速功法的年轻高手倒是显得轻松一些,而那些速度本就慢,却没有修炼加速功法的家伙可就倒霉了,一路狂奔过来,被人越拉越远,有的甚至已经看不到影子了。
  “等等我……”
  “时间快到了,该死的,这下我肯定会被淘汰,你笑什么,我不去你也别想去……”
  “给我滚开,别拦住我。”
  “哈哈!你就陪我吧。”
  “我杀了你!”
  “想杀我?你还没这个能耐,最多两败俱伤而已。”
  遇到这种抱着自己死,也得拖着他人一起死的家伙,只能怪自己运气不佳了,并且一般速度较慢的家伙,要么是主修进攻增加威力的功法,要么就是修炼防御性功法,浑身像是包着乌龟壳一样,这些家伙实力都比一般高手强一筹,想要短时间击败他们是不可能的事。
  “小子,我运气不好,已经迟到了,将无法参加这一次圣炼,你的运气也不好,遇到了我现在心情不好,所以你也别想去。”一名凶悍的大汉说完,就朝上海扑了过去,为了防止对方跑掉,他那一对比腿还长的双臂猛然展开,将前方三个方向都遮挡住了。
  唪!
  上海摇了摇头,身形一晃,速度暴涨了数倍,犹如狂风一样,瞬间就绕过了凶悍的大汉。
  这名大汉顿时扑了个空,满脸疑惑的扫视着周边,“人呢?”当看到身后早已缩小成巴掌大小的背影,顿时大为咋舌,这小子的速度太恐怖了,一眨眼就跑出这么远。
  银风部族的东大门口处。
  上海赶到的时候,已经有三百余人在此等待了,有个别熟悉的人已经在相互窃窃私语,攀着交情,也有些许年轻高手缩在某个角落中,低声耳语的商量着什么,也有个别不善交际的年轻高手,随便找了个角落闭目养神。
  粗略扫了一眼,上海没发现有认识的年轻高手,当即也没再理会,原本他以为以自己本体灵士的身份,会引来不少人注意,没想到这三百余人中,竟然有近百名九阶巅峰的灵士。
  “既然敢来参加圣炼,这些九阶巅峰的灵士应该都是有所依仗的。”上海见自己没被多少人注意,顿时安心了不少,随意找了个无人的角落,盘膝而坐,开始闭目养神。
  在他阖上眼的刹那,眼眸散发出一丝诡异的碧绿,在三十丈外的一处地缝上,一株略带枯黄的小草闪过一抹绿芒,旋即消失不见了,风吹拂而过,迎风摇摆了起来。
  “木族中年轻高手不少,不过大部分都和当初所见的林姓女子等人差不多,气血旺盛,气势强大的同辈,数量并不多。蔓罗曾说过,木族各大部族中近年来杰出的年轻一代高手不多,真正的绝顶天才高手,前些年就只有玉木族的青弑天而已,能够与青弑天比拟的,也就只有木族的王族和侯族的嫡系子弟这一类了。”边观察,上海心中边想着。
  木族的王族和侯族的嫡系子弟……
  上海承认,他们的实力在同辈中确实很强,历年来有不少堪比青弑天的人物出现。
  虽然他没见过类似青弑天的年轻俊杰,但却是知道,木族王族和侯族掌握着大量的修炼资源,甚至还有不少强大的秘法,那些嫡系子弟,只要资质不差者,用各种灵物一堆,达到青弑天这等程度倒是不难。
  有人来了。
  上海睁开了双眼,望着走来的三名灵士高手。
  三人年约二十岁左右,身上的衣着是以高阶魔物的皮制作而成的,还嵌入了一些珍贵之物,看起来颇为不凡。
  “三位,有什么事吗?”上海不冷不热的问道。
  “在下楼岳,是石木族的少族长,这两位分别是寒木族和夏木族的少族长,这位小兄弟,我们同为木族分支部族,而且又是灵士,在这一次圣炼中的机会不大,如果我们一起联手的话,未必没有机会冲入前二十。”为首的男子面带微笑的说道。
  “没错,加入我们吧。”
  “小兄弟,你看其他人,都是三五成群,历年圣炼都会有四成以上的死亡率,而且大部分都是落单之人,我等联手,纵使不敌,至少也能求个自保不是?”其余二人纷纷开口劝说。
  “我没兴趣!”上海摆了摆手。
  “小兄弟,别这么快就拒绝,你再考虑考虑如何?”
  “对啊!”
  “我们可是在诚心邀请你。”三人依旧不甘心,继续劝说起来。
  “不用了,我不喜欢和别人一起。”上海坚决拒绝,也不理这三人,自顾的闭目养神起来。
  这三人对视了一眼后,没再多说什么,返身朝着远处走去,三人不时的低声耳语,偶尔会瞥向那些落单的灵士,他们却不知,在脚下不远处,一株枯黄的小草正将他们的对话和动作尽数收起。
  “这三人果然没怀好意,打算找其他灵士来当炮灰……”上海在心底摇了摇头,纵使这三人心怀着合作之意,他也不会和对方一起,那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不便。
  不过,倒也有一些灵士被那三个人劝说动心了,加入他们的阵营中,但对上海来说,这不是他所能关心的事了。
  “人都到齐了?”
  犹如雷鸣般的浑厚声音在半空中响起,只见一名身着碧色符边长袍的老者悬飞在十丈高处,除去如雷鸣般的声音外,此位老者的发型也颇为奇特,竟如倒长的树根般,错乱横生。

About admin

administrator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