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萝等人目中含怒的望着眼前的火族灵士,虽然对方人数比他们多两个,整体略低于他们一些,但令他们忌惮的是,对方竟拥有一名七阶实力的半步魔修高手。
  此刻!
  碧月岚正与那名半步魔修高手在交手,虽同样是七阶实力,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,碧月岚处于下风。
  莲步虚移!
  碧月岚神色凝重的持着一对猎兽匕首,快速的发动抢攻,纵使攻势如雨,但在对方涌来的魔元侵蚀之下,她的速度和力道,以及真元迸发都遭到了不小的阻碍。
  “嘿!美女,你的身材不错,如果你愿意给我玩一玩,我就做主放你们一条生路。”
  火族的半步魔修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看着碧月岚火辣的身段,他恨不得将她压在身下,好好享受一下,可惜这个女子太过于彪悍了,除非辣手摧花,不然只能慢慢磨。
  “你做梦!”
  碧月岚含怒出手,速度快了几分,纵使如此,对方那名半步魔修高手依旧游刃有余,轻松的躲避着,时不时放出一丝魔元侵蚀她的生机,若是不尽快解决掉对方,结果就不容乐观了。
  咻!
  碧月岚手中的两柄匕首划过优美的弧度,两道真元喷吐不息,竟以极快的速度穿射而过。
  呲……
  火族的半步魔修高手没来得及防备,下意识的侧身,纵使避开了,但脸上却是被划出了两道血痕。
  可惜了……
  碧月岚见势在必得的一击,竟被对方躲开了,心下猛然一沉。
  “你竟伤了我……”
  火族半步魔修高手摸了一下脸部,一阵刺痛,再看右手掌心,两道殷红的血痕,顿时勃然大怒,“愚蠢的女人,本大人原本不想伤你,等一下我定拔光你的衣服,羞辱你致死……”
  说话间,此人已经出手了,大股魔元释放而出,在与碧月岚错身而过的时候,打入了她的体内。
  “岚姐……”
  “快出手!别让他伤了岚姐。”
  夏萝等人见机不妙,立即出手,但却被一旁早已等待许久的火族高手给挡了下来,众人拼命出手,但却在阻拦之下,根本就无法在短时间内过去相助。
  “嘿嘿!动不了了吧?”
  火族半步魔修高手看着被魔元侵蚀得连动弹一下都困难的碧月岚,前凸后翘的完美身段,以及那一副清傲的脸庞,令他禁不住感到呼吸急促,大跨步走上前,准备当众私下这个女人的衣衫,好好享受一下。
  “你胆子不小,我的侍妾你也敢动?”一道森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。
  “他……”听到这一道熟悉的声音,碧月岚紧绷的心,顿时被一阵狂喜所取代。
  “谁?给本大人滚出来。”火族的半步魔修高手冷冷的扫视着周边。
  “呵呵!”
  伴随着一声轻笑,一阵狂风落在火族的半步魔修高手身侧。
  等他转过头的时候,才发现身旁不知何时已经站着一名披头散发,浑身褴褛的少年,虽然这名少年模样很年轻,但能够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,顿时令他警惕大增。
  “阁下是何人?能否报上大名?”
  虽辨识不出少年的实力,但见此人并不是半步魔修后,火族的半步魔修高手放心了一些。
  少年转过头,淡淡的瞥了一眼,似乎并不想回答。
  “你……找死!”
  火族的半步魔修高手见自己不放在对方眼中,顿时恼怒交加,二话不说,饱含魔元的一掌砸了过去,纵使是八阶以上的灵士,也不敢与半步魔修叫嚣,若是被魔元侵蚀生机过度,哪怕是九阶的灵士也得悔恨当初。
  哼!
  少年轻哼了一声,右手如疾电般伸出,先一步掐住了火族半步魔修高手的手掌。
  “你死定了……”
  半步魔修高手一喜,正打算狂吐魔元,突然右臂传来咔嚓的脆响,剧痛令他禁不住惨叫出声,整只右臂已经被彻底扭曲了,再看那股侵入的魔元,竟被少年手上散发出来的锐利真气给轻易化解掉了。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半步魔修高手想要挣脱,但却无法撼动少年的手掌。
  “送你上路!”
  少年轻飘飘的一句话说完,松开的五指瞬息掐住了火族半步魔修高手的脖子,反手一扭,伴随着清脆的颈骨断裂声,这名火族半步魔修高手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  “是他……”
  “魔长老……”
  “那个火族的半步魔修高手已经被林魔长老杀了,大家干掉这些家伙。”猎凰小队的成员顿时大喜过望,出手更加的凌厉,而那边的火族高手们,见到半步魔修高手被杀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哪还有心思再打下去,边退边打,朝着远处跑去。
  “谢谢……”碧月岚神色复杂走了过来。
  “不用了,你不是说是我的侍妾?既然是我的侍妾,我怎么会让你受到伤害?”看着越发成熟的碧月岚,上海眼眸中闪过一丝火热,脚下一动,已经出现在她的身侧,随手拍了一下。
  啪的一声!
  后方的挺翘之处,竟被拍得软了下去,瞬间又回弹起来,弹性极为惊人。
  碧月岚美目一瞪,嘴巴发出啊的娇呼,片刻后才反应过来,顿时脸颊绯红,恼羞不已,正欲要质问对方,却发现一阵狂风掠向了远处,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她的眼前。
  望着远去的狂风,碧月岚咬着下唇,眼神迷离而复杂的喃喃道:“我是你的侍妾……”
  看了一眼地上那个早已没有声息的半步魔修高手,她的神色变得越加犹豫起来,许久后才松弛了下来,仿佛做下了什么决定似的。
  一路狂掠!
  上海的呼吸依旧有些急促,右手放在鼻边嗅了嗅,还带着些许淡淡的芬芳余韵,一想起那柔软而弹人的触感,心中顿时一荡,随手帮了一下碧月岚,顺便收点回报。
  不能再想了……
  上海甩开了这个念头,以免忍不住跑回去真将她给办了,不管怎么说,他现在正处于血气方刚的年龄,要说对异性没有一些想法是不可能的,慕月此女倒是可以下手,但以往除了担心害了对方外,最主要的是两人之前都不熟悉,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。
  自从遭遇到了绝代凶魔后,上海倒是放开了,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在修炼一途走多久,既然如此,为何不放开自己?若不是还要参加圣炼,他倒是不介意和碧月岚发生点什么。
  ……
  玉木族的魔剑池。
  池水呈现出诡异的青黑色,荡漾着一股股慑人的魔气,一片落叶随风落在池水中,呲的一下,无数锋锐闪过,顿时被融为了乌有,在这一片魔剑池下方,正端坐着一名年约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。
  此人生机全无,仿佛早已死去多年。
  骤然!
  青年男子睁开了双眼,一对锐芒直射而出,一柄弯月般的剑浮现而出,瞬间穿透了魔剑池,魔剑池上的锋锐迅速凝聚,化作了一柄碧绿色的弯月刀,落入了男子的体内。
  “圣炼终于来了,潜修了六年,我终于练成了天木邪剑诀,虽然比那个被誉为千年不出的杂种晚了三年,但此人早已是个废人了,如今玉木族第一天才的名号,将是我青一剑的,哈哈……”青年男子忽然放声狂笑了起来,整个魔剑池翻涌不已。
  “青弑天,你过于狂傲,不懂收敛,活该被王族的木帝临废掉,听说此人的弟弟木帝尊今年也会参加这一次圣炼,以我现今的实力,只要不是木帝临亲至,应该不会有丝毫问题……”
  青年男子猛然一跃,身形拔高而出,冲破了魔剑池,稳稳的落在了地上,旋即化作碧绿色的弯月刀,掠向了远处……
  ……
  万炎山!
  位于火族地域之中,那里聚集着上千座活火山,常年高温难耐,哪怕是在边缘处,也要承受上百高温,此地没有任何物产,只有有些耐温的猛兽和爬虫存在而已。
  可以说,这里是一片死地。
  在一座喷发的火山边缘处,滚烫的岩浆流淌而过,在这一片岩浆中心处,一块岩石被炙烤得一片通红。
  岩石上,一名浑身布满火纹的壮硕男子盘膝而坐,浑身毛孔时而张开,时而闭合,一股接一股的热浪,透过毛孔涌入他的体内,此人竟在吸收着地热,每吞吐一次,身上都会焕发出如同火山爆发般的巨响。
  “时间快到了,圣炼……我焰山来了……”
  壮硕男子睁开眼睛,抬起头望着天空,旋即一跃而起,火纹迅速弥漫周身,并散发出火红的光华,双足竟硬生生的踏入到熔岩之中,在流淌的熔岩上抬步疾奔,整个身影如同一道疾驰的光焰。
  ……
  与此同时,在极境之地各处隐秘的修炼之地,潜修多年的年轻俊杰之辈,纷纷启程出发,朝着银风部族进发。
  过往的五大族的各个部族发现,古传送阵中不时涌现出大量的九阶巅峰的陌生年轻高手,光从气势上判断,这些年轻高手的实力几乎都远朝同阶。
  人一多,自然就会发生一些矛盾。
  一名火族和水族的两位年轻高手甚至在某个小型部族大打出手,差点将这个小型部族给拆了,最后引得闭关中的灵师境界高手出面,才因此而平息下来,这只是传闻中的一部分而已。
  有一名土族的年轻高手,竟堵住了前往银风部族的路,放话挑战各路的年轻高手,结果此人以一人之力,连败三十余名同阶高手,最后才因力量耗尽,不得不就此罢休。
  这些消息都不算惊人,更为惊人的消息则是参加上一次圣炼的一批木族年轻高手,因为相识所以走在一起,这六十余人因为人多势众的缘故,所以自傲之下,招惹了一些年轻高手。
  由于他们人多,那些年轻高手倒也没争执,岂知在第二日,无端惹上了一名白衣少年,此人以一人之力,挑翻了这六十余名木族年轻高手,最后才得知此人是金族的第一侯族器氏的嫡系传人。
  随着圣炼的到来,类似的事,在前往银风部族路途上屡有发生,也有一些不自量力之辈,被人反挑的。

About admin

administrator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